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公公变鬼也要干儿媳,老道驱魔找借口狂干】

【公公变鬼也要干儿媳,老道驱魔找借口狂干】

 时间:2018-01-06 14:14:49 来源:艳文阁 
  当-----当-----当-------来至古董大钟的憋闷钟声一下又一下的打紧了赵老头儿的心。现在是晚上十点。足足等上了二个多小时的他,现在心上真是如油煎一样的焦急但又有无以复加兴奋。他听到了约定的钟响,他马上关上了整晚未留心看过一刻的电视机及全屋子里的灯。然后他一步步摸到儿子的卧房,这种昏暗寂静气氛下进行这事激动着他的心跳,仿佛也可以听到空气中“扑扑”地心跳作响了!
  房前的他用手拧一下门把,“咔”门已锁上了。赵老头咀角笑容一掀,手从裤袋中掏出一把钥匙插入锁孔一扭,门“嚓”的开了。顺着推开三分一的门,赵老头侧头向里边望去,微黄温和的光线照看着昏暗的房间一角。摆放在房中间的双人大床上,媳妇尹玲沉静的睡着。赵老头稍稍提高声音喊:“玲----爸可以进来吗----”。媳妇她没有反应,他吸了一口气静静地走进房去,手从后把门掩上。他来到床前,看见媳妇穿了一件粉黄色睡衣,下身盖上一张薄毯子。她的睡姿是那么婀娜诱人,赵老头儿舔一舔干裂的咀唇。一边开始解钮扣脱衣服。这个时刻他心情正激动,脑中许多画面不然而来-------这赵老头叫赵福成,是个跌打医生,附近还算有名声的!一生不好酒物不好赌----只好女色。他觉得跟女人性交,然后让自己的鸡巴在她们的屄里发泄向女人子宫射入精液,那是男人无上的享受和权威。他为人有计,几十年来软的硬的耍着手段尝过不小美色,一至到今都成了七十岁的老人仍淫欲极强。他在四十多岁时用钱在农村买了一个少女做老婆,一心要继后。生了一子一女后来那女人却偷了他一笔钱跟了一年青男人跑了,赵老头从此就自愿独身,心想更为“方便”。
  近年他身体不如往日强健,也少到外边拈花嫖妓。但最大原因是因为他着迷上了一个与自己相差四十多岁的美女----就是他的儿媳妇尹玲。尹玲嫁到进他家快一年多了,从头一天开始看见这个儿媳妇,就使这个老家翁雀跃不已,淫心再放不下来。媳妇尹玲今年二十五岁。虽不是什么美艳佳人,可那眉清目秀甜美可人的样子就已令人喜欢,她拥有不高不矮匀称丰满的曲线体态,糅合东方人体态美和西方人身材的成熟骄人,三十六寸的豪乳,纤丰小腰,紧翘的小屁股,实在是女人中的尤物代表。加上现代人衣着打扮:什么低胸衣,窄身裤,超短裙等紧裹式的漏欲时装在赵老这等老色鬼的眼中当然是股无法形容的万有吸力,这老家伙真是垂涎八尺还不只!!!!
  家中有如此一块肥肉,令这老鬼心痒心麻。他早就想方设法去占便宜,尹玲那一对圆满的涨鼓鼓的大奶子和那处能令任何男人鸡巴冒火的粉色嫩屄,早在洗澡时被赵老偷看过不亦乐乎想入非非也,他早恨不得一口把这美人媳妇的丰乳大捏大咬,恨不得教鸡巴肏她一个叫天呼地然后在好里边大射特射灌满她子宫。他一直在等着机会的来到。继而找来了对付女人的麻药---因为他是知道这嫩媳妇是不会乖乖的给自己干的,而自己又七十几岁了,要强来也不一定成功,只有在她无力抵抗时才能为自己所弄。但可惜一个机会就在上个星期天错过了!!
  那天中午,尹玲放假在家休息。赵老儿事先在她的饮料中下了药,媳妇不一会就真的就昏睡在沙发上,他急不可待就在客厅里行动,他要发泄久久积压的淫欲,于是匆匆地的亲热一下,摸摸揸揸后就把尹玲的裙子掀起来,竟发现这媳妇没穿内裤,心想”这媳妇还真够豪放大胆”。在外边说不定也不是那么贤淑的,可能不少男人也尝过这骚货也未知,想到这美人儿媳和其他男人肏干那回事,且被街外男人抢夺他射屄的权利时,赵老儿因莫明的不愤而加倍兴奋,他心里就理所当然的想“你这骚货既然红杏出墙,我就扒灰也不是什么不道德”。
  想到这里,一点的歉疚也云散烟消了。于是把他媳妇双腿向外一分再向上一提,朝思暮想的桃园美境就在眼前!他急着就把头埋向媳妇腿间,他用力吸啜阴唇,发狂地舔吮那处圣地。一阵阵沁人的女人体香和女阴的骚气使他异常兴奋,他像回到初次接触女体时那样新奇激动,昏睡中的尹玲在家翁的拨弄下,屄竟也很快渗出潺潺的润滑液,赵老儿等不及了,三下两下拉脱了衣裤,黄褐色的鸡巴早已硬起得青筋暴长。
  他一下子扑上沙发伏向媳妇腿间分叉地方,一只手拿着鸡巴朝媳妇屄入口对住,一只手扶着媳妇一边的大腿,他吞了一口口水,龟头触到了那屄口的肉缝,他使龟头上下的拭擦着渗出的润滑液。鸡巴的前端顿时一阵麻痹,“哦--呜--哦----”他舒服地叹息了。得意地叫龟头一下下顶碰,磨擦着屄口。
  使得两瓣小阴唇被迫挤向两边。淫屄里的热暖传到他的龟头令他更加火热。他终于发出最后通谍“来吧,骚媳妇---爷子要好好疼你啊。。。。”说完腰一弓沉低下身然后望前一挺送,龟头就要向潺潺濡湿的屄口慢慢迫进去,谁知道他的龟头刚压紧屄口敞开阴唇只进入少许之时-----突然听到外边铁门“咯咯”的开门声响,“糟---”!!!!!儿子回来了,“他怎么现在回来。。。。”赵老儿心念一动“自己这个身为人父的奸淫儿子的老婆实在不得不心愧,让他看见更是不得了”。赵老儿慌乱之下却也十分敏捷地以惊人的速度弹起来,还好刚才未有把媳妇脱光,于是马上把媳妇的双腿拼拢并将裙子拉回下来,然后飞快地冲回房间把门掩上----这时才他才开始懂得喘气,这个对他如此难得的机会就这样---泡汤了。
  -----几个星期后儿子要出外工作,呵呵---机会又来了,赵老儿心里乐得像小孩子得了想要的礼物一样,就在今晚他把一切都准备妥当。。。。。。。
  这一刻,媳妇就乖乖地躺的跟前等待着自己的摆布,赵老头不竟是色中老手,心知道这是走不脱的肥肉啦!!不应匆忙应就。所以表现得较地冷静的,他跨上大床然后那媳妇身上那条毯子拉走,那件普通的睡衣根本无法保守着媳妇丰韵浮凸的身段。
  两个圆球状的大奶几乎要涨开衣扣坦荡出来,窄身的睡裤使她双腿更加丰腴和修长。赵老头将她的侧睡的身子翻过来让她平躺着,伸出双手解开一个一个衣扣,睡衣扣子脱开后睡衣便自然从两边翻落下来,脱离约束的一对丰满大奶向上高耸好像弹跳起来了,他突然有个念头---一下子就马上将媳妇的裤子扯落。
  果然尹玲并没有穿内裤。赵老头淫淫地笑了,看那棕色的柔软阴毛和粉色的青春可人的女人性器,它们就是如此诱惑,就是如此引人犯罪。老家伙真想一口把它吞到嘴里去,想到做到,他已伸出手掌盖在那禁地上摩擦着,中指掠过时触及到肉缝又嫩又滑的感觉使他一阵肉紧酥麻。
  自己一手摸弄着正要硬起的鸡巴,套弄了几下更动兴。他伏到媳妇胸前,左手仍触弄毫不防备的屄,右手就揸捏住了一只膨涨浑圆的大奶子,干皱燥裂的嘴唇发狂地吸着吻着另一只,不住的舔着啜吮着。他要把媳妇的肉体摸透吮透,他觉得媳妇发出阵阵轻微呻吟,吐出芳香气息。她已是玉体横陈毫不保留地任由自己摆布了。
  想到这,从心底到骨头里都兴奋出来。媳妇丰腴大腿根部,女人的最后防线已中门大开,看似紧闭的两块肉唇屄缝形同向自己作欢迎状,它们正主动地泄着潺潺的润滑液,准备迎接他男人鸡巴的肏入,老家伙看着如此迷人桃花屄,真是手馋口馋淫欲更馋。他一趴下来张开婪的大嘴就凑上那湿滑的屄口,用力吸吮那小嫩屄渗着的淫液,源源吸索到肚子里。开始大量渗出的液体沾湿了赵老儿一撮灰胡子。当那骚香浓郁的味道由鼻孔一阵阵涌入来,已熏得老家伙无法再忍住发泄本能的强烈愿望,他弓起腰来,下体挺竖多时的鸡巴迫近媳妇分叉的腿间屄口,他终于可以重施故技,得意地教老龟头在屄口上研磨揩弄。
  而却正在昏睡中的尹玲正梦见自己在无际荒芜的雪地上拼命地奔跑,身后一只小马般大的大灰狼向她追来,可她要奋力地逃走就是迈不开步来。终于她被狼从后一下扑倒在地,正在惊惶万分的同时,那只狼伸出前爪三下两下地把她身上衣服划得干干净净,寸缕无遮!接着大灰狼竟伸出赤红长舌舔着她的屄,尹玲又怕又急正是不知所措,那只大灰狼却上身跃高,后腿蹬起来像人一样站起来,可怕的是灰狼的跨间竟暴长出一支八九寸长的男性鸡巴,血红色的锥状龟头有小茶杯一样的圆大!
  惊惧中尹玲下意识知道那怪狼想要对自己做什么事,心里一急!努力地想向前爬着逃走。但那灰狼就顺势前腿勾着她两肩趴到她的背上,尹玲突然觉得全身不能动弹;然后双腿不自主地分了开来!她心中大叫不好!但已觉得一具火辣辣的东西粗暴地直刺进自己人屄,并马上大力肏送!
  尹玲感觉着那畜生全身不停向自己扑动,它的大鸡巴在疯狂地冲撞自己下体。她回头看那畜生那灰狼,正裂开吓人的獠牙;大嘴吊出暗红长舌;流淌着臭不可闻的口水,两只圆瞪的狼目发出奸淫邪恶的冷光。尹玲不禁大声惊叫着用力地挣扎起来。
  没想到她竞被吓得一下就从梦中醒来-----更万万想不到的赵老头顿时被吓了一大跳。“难道,难道那药失效了?”他来不及想原因。身一下子定住不敢动!
  尹玲正在惊魂未定,这时候惊视眼前现状,“还好!”看不到奸淫自己灰狼,但--但是---却见自己的老家翁赤条条地趴在自己身上,老家翁却和大灰狼一样下体也有一支竖直耸立勃起的男人鸡巴,正在靠近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分开了的大腿间!当时当刻她才发觉自己也是一丝不挂,肉体毫不保留地暴露在老家翁眼前。她刚明白现在自己正处于什么情况----家翁他---他要奸淫自己!!!
  尹玲急羞之下用尽全力想起来,却发觉自己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从口中本能地叫出两个字来“---不要----”。可惜她这样一说,反而把呆着的老家翁唤醒过来。赵老头见媳妇意外地醒来虽然不禁心怯,但一看到眼前媳妇娇羞的媚态,再看看那还不住渗出春水的诱人小屄,他马上回复欲念熊熊之中!双眼再次透出色迷迷的淫火。再次弓着腰使挺起龟头向媳妇屄肏去,尹玲惊叫着可惜无法挣动半分“我不要。。啊不要。。。”---就只有尽力哀求。可男性的鸡巴已突入虚张的两道肉门。毫无阻碍地藉着淫液的润滑一节一节地侵入她下体!
  尹玲紧不敢去看也不敢去想了!但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鸡巴正一下一下深入自己身体内;并又热又硬的刺激着下体传来一阵阵酥软。她不觉全身发出抖动。赵老头一见就笑了“嘿。。。嘿。阿嫂你舒服啦。。啊嘿。。”尹玲急切的摇头“不。。。不要。。。。我不要。。。求你别这样。。。”
  赵老儿一面的奸笑着再用力挺腰屁股向下沉,好让鸡巴更容易肏动并能伸展容易。他故意地顿几下屁股使鸡巴在阴道里撬动。那垂涎久已的迷人洞现在终于被自己征服了,他极之亢奋!媳妇肉洞紧紧裹住他的鸡巴,是如此的严严实实;稍为一抽动便麻痒难当;下体激切地酸软好像就禁不住要射出来了!!!
  他欲火高涨发泄的冲动更加强烈,马上挪好了与媳妇两人之间的体位,鸡巴开始一下抽出一下肏入的连番运动起来。尹玲在心慌意乱中感觉着老家翁的鸡巴在自己下体内的侵犯,脑海里不停地晕迷“为什么家翁要这样对我,我是他儿媳妇---为什么----他这样对我?”
  这时,她突然想起一件淡忘了事,“那是过去的春节年正月初七日,丈夫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小姑纪莹带着满周岁的儿子回家探望。尹玲对这个美丽纯品的小姑十分有好感。可是那天下午她午睡后经过家翁的房间时,却听到阵阵微弱的女人呻吟。她以为发生事了于是注意听起来,却听得小姑的轻呼“啊爸,这时候不要吧,嫂嫂还在家里,不要这样啊啊”接着听到家翁的声音“心肝,你难得回到看老爸,就让老爸疼一疼你再说,哟!你看,这奶子怎么长得越来越好看,又大又圆真可爱!还流着什么?呵--快,快给爸喂喂奶水,自己女儿的奶最有益,唔!!好吃好吃!”
  尹玲疑惑地从门锁的匙孔向里面看时,赫然发现家翁和小姑父女两人正在干那不见得人的鬼混。此时家翁正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身上,激动地一边揉搓着女儿那对还在哺乳的硕大奶子;长满胡子的咀巴就追着两颗鲜红的乳蒂吸吃不停渗流的奶水。
  小姑就像喂哺婴儿一样双手抱着父亲的半秃的白头,让他吸奶。然后家翁爬起来快捷地脱下彼此衣物。尹玲就第一次看到家翁跨间那支使人恶心的丑东西,家翁向女儿身上伏去,小姑自然地张开一双丰腴的大腿迎接老父亲的做爱前端。尹玲只见家翁猴急地朝女儿擒身而上,昂前的肥粗鸡巴一下捣入小姑濡湿的紫红小屄中去。父女两人相拥着!家翁使劲地上下耸动屁股在小姑腿间飞快地撞击。
  “小宝贝!爸今天非干死你,非肏破你这偷男人的嫩屄不可----”家翁兴奋地说着淫秽的话,小姑也“啊。。啊”轻声呻吟不停。尹玲不自觉地看着呆在家翁和小姑床上的淫戏中,直到家翁急切地抽搐了下体时听小姑显得心急的哀求“啊爸,今天是排卵期,不能射在里边,快拿出来啊!啊!”只听家翁抖震着说“肏你,说这干啥,老爸不就再给你老公--多---多肏出一个娃来啊--啊射--射了呀--啊吓”听到家翁这样无耻的话,尹玲也明白了父女的关系了.接着小姑焦急中带强烈兴奋的叫喊“啊---啊,,不要…..”看到家翁疲软的身躯仍在努力地将鸡巴顶送,她知道这是男人泄出后仍然会挤送精液的过程.而小姑双眼失神迷乱的脸上泛起一阵愧疚”
  --------想起了乱伦事件,尹玲醒悟了,道德伦理使她感到家翁对小姑和自己做这行为实在是禽兽不如。“这事要让丈夫知道了那就。。。”她心想着!道德与伦理;更大的是受侵犯使她感到十分羞愧,她正和丈夫的父亲做这男人女人的乱伦交合,她感到十分的恶心和罪疚。但是她慢慢发觉不该有的性交快感不断传到头上渐渐使自己脑中空白。更开始禁不住想要随快感而叫出声音。而且因家翁鸡巴一下一下的加重力度又一下一下深入,她就越是感到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对这样的侵袭欲拒还迎逆来顺受。在家翁剧烈的抽动中,理智警告她当家翁的动作到达顶点的时候,那男鸡巴就可能在自己女生殖器里射出生殖液,有可能就会使自己怀下乱伦的孽种。她知道男人在这时候吸要发泄了才肯罢休的。她不敢再想下去只有希望着这一刻不会来临,希望家翁不会在自己体内注入那东西。她更希望这还是一个梦。
  可赵老头却要让她恶梦成真!这时他时急时缓时重时轻地抽肏了百多下后,到底要撑也都把持不住了!!下身阵阵发酸发软,他双手紧张地掐捏着媳妇胸前弹动的肉球,“啊。。。。好窄的屄。。。阿嫂。。。你爽不爽。。。啊。。”他腰部发狂似是作动力传递。鸡巴飞快地捣入又抽出媳妇紧窄的阴道发出‘滋---滋---滋----’的水响。他的快感已到了极限,于是发出了最后急切的呼喘,就像火箭发射前的警报声。腰部又加强了抽拉的节奏以每秒一下的速度往屄进击。因为阴道实在是严紧,他只好撤回揸奶的双手,改到扶住媳妇的小腰作支点。
  尹玲觉得家翁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她享受男人性器给自己的快乐,但她没有忘记这不是丈夫的使她有幸福安全的性器。在性爱的迷乱中她唯一的一点理智是使她难受的地方,她的耳朵清楚分辩家翁发出的沙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