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公交车上的失恋女孩

公交车上的失恋女孩

 时间:2018-01-04 21:56:01 来源:艳文阁 
  我是一个在深坑念书,校外租赁的学生,离木栅捷运站并不远,因此经常会在周末由搭乘捷运往市区跑,逛逛街,买买东西。这一天晚上,又是到了光华买了些东西回到了木栅捷运站,大约七点多左右,到木栅捷运站对面的公车站牌等车要回家去。
  那时等公车的人并不多,我前方则是一个化着淡妆,穿着由酒红色紧身短裙和小背心构成的中空装,外面加一件短衬衫,肩背着一只红色皮包,身高大概165 公分的长发女子,由于昏暗的灯光加以她是垂着头,因此并看不出年纪多大,不过由那种大胆的穿着还是看得出有一副好身材!当时我并没有啥邪念,只是单纯地想着,真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女子。不过却感觉得出她身体在微微地颤抖,不知道是在忍受什么还是在哭泣。
  之后公车来了,这一站只有我们两人上车,但车内却好像几乎已经坐满了,只剩下最后面一排之中的两个位置,因为我必须坐到倒数两站,我可不想站那么久,于是在她选择了靠窗的位置,旁边的位置便成了我不二选择。
  在车上想要假寐一下,结果公车驶离捷运站大概10来分钟左右,有手机声响起,是该位女士的,她拿起手机接了之后,讲没两句就大骂:「什么?你现在到木栅捷运站了?来不及了啦!我已经离开了啦!让我等两个多小时,都不打电话来,现在才打有啥用?」四周人似乎被她突然的大声吓到,而在她旁边假寐的我…所受到的惊讶最甚。
  「车子抛锚?手机没电?啥鬼理由啊!附近没有公共电话?你明明就是和那别的狐狸精厮混嘛!还用啥手机没电、车子抛锚那种烂理由!」看来是和男友吵架了吧……我苦笑摇摇头。
  「闭嘴!我们分了!你爱找那狐狸精开房间就去呀!不用跟我说那些!」她气得挂断后把手机关掉丢回皮包内。
  眼泪也掉了下来,低声哭泣着。看来之前在站牌前她似乎就是在忍住哭泣。
  等她低声哭泣了一会后。我很鸡婆地将一包面纸递给她:「脸上的妆会糊掉哦,把眼泪擦一擦吧」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反倒是我被震惊住了,天……好漂亮的女孩子……年纪看来大概20左右吧,柳叶眉下有一双闪动着,虽然有泪滴垂在眼眶,仍旧流露出万种风情的眼睛,挺俏的鼻子,樱色的唇瓣都挂在一张虽然妆糊掉,却仍看得…出淡妆底下纯净的瓜子脸上,真的是……那男的到底在想什么啊?居然会放这种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鸽子。再往下看去,不禁吞了口口水。虽然无法由那短背心看到那女生的乳沟,可是看那紧身包裹下,挺立的胸部,目测结果大概34D上下,而紧身短裙下露出的大腿部份则更是浑圆饱满,洁净无暇……天……那男的到底是不是不是男人啊……居然会放这种脸蛋好、身材佳的女孩子鸽子……真不是男人……当然,这样盯着对方胸部和大腿是相当失礼的,我很快地收回目光,看着她的脸。
  她犹豫了一下,接过面纸,小声地道着:「谢谢」我也很识趣地把脸别过去,毕竟看着女孩子擦眼泪挺失礼的。
  彼此再也没有交谈。此时公车已经过了将近五分之四左右的站了,只剩下两三站,我也即将准备下站,正要按下车铃时,她先早我一步按下了,我微微愣了…一下,毕竟我下车的那个站挺偏远的,附近只有一个由数栋大楼组成的社区,难道她也是住那社区,她看我也在这站下车,也面露惊讶神色。
  下了车后,她开口:「请问……你也是住在XX社区?」我点点头:「嗯……对呀!」她又开口:「可是我住了3 年了,怎么没有看过你」我笑笑:「因为我住的那一单位是租给学生的,流动性很大,加上大四学生的生活又很不正常,你当然没看过我喽!」她:「喔……你是附近的XX大学的学生?」我笑笑点头:「对呀……,大四了……」她:「那……你是一个人住吗?」我:「嗯……和同学分租,不过我是一个人住一间套房就是了啦」「那……今天……」她欲言又止「今天你同学会在吗?」……「今天是周末,那些家伙大概都回家了吧!」我想了想「那些家伙都住在台北,都大四了,一周没几节课,却不肯通车,不过每个礼拜都会回家就是了。」「那……今晚……可以收留我住一个晚上吗?」她突然提出这种要求。
  「呃……」那要求真让我吓了一跳,说我对这样美女提出要住我房间一晚上,说不心动不想要是骗人的,可是……「小姐你不是就住在这社区?干嘛不回家?
  」对,这就是重点,她和我就住在同一个社区,一个由数栋大楼组成的小社区耶!开玩笑,和这样脸蛋好,身材佳的美女在我房间同宿一晚,我不吃了她我就不是男人了。可是又不是男女朋友,而且我也只是租赁一年而已,到时候回南部她怎么办?而且吃了她,要是吃出问题来,她要找我负责可很方便耶……我再笨也不会笨到吃邻居,除非我马上要搬家。
  可是话说是这样说,边走边说,我们一下子就到了我和同学共同租赁的单位所属的大厦一楼电梯前了,我开了电梯进去后,她也跟进来了……我按了我所属的单位的楼层。
  「我……我今天跟家人说好……说好要住我男友家……现在就这样回去太丢脸了啦……」她红着脸说着。
  「呃……就为了这种理由……」我当下脸上就出现了小丸子似的黑线,居然是这种理由?
  「哎唷……反正我会觉得丢脸ㄇㄟ……」她的脸越来越红。
  「那你这样到一个陌生男子房间住一晚不会觉得丢脸吗?」我心中如此想着,当然我不可能说出来的。我说:
  「可是……」「哎唷……你到底要不要让我住一晚ㄇㄟ……不让我住我就继续去外面玩,明$$$$$ 天再回家!」她的脸虽然越来越红,可是还是耍赖式地说着。
  「你这么信任我?不怕我吃了你?」我还是说出来了。
  「……」她静了一会儿,缓缓开口:「你会吗?」并抬头看着我。
  看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就真的很像我玩H-Game时,出现的女孩脸部特写一样,我再也忍不住,猛然拥住她,右手扶住她的后脑,吻了上去。
  那女孩似乎吃了一惊,本能性地要把我推开,我却加强力道缚住她,深深地吻着,舌头也轻轻撬开她的双唇,伸入她口中与丁舌交缠着……直到那女孩抵抗力逐渐减弱,也反搂住我,我却待她抱住我后,结束了这记深吻,并轻轻地将她推开。
  那女孩的惊讶更甚先前我突如其来的吻:「你……」「你知道我会不会了吧!还愿意到我这儿住一晚?」我调息一下后,淡淡地…说着。
  我并非是想要捉弄她,而只是吓吓她,毕竟如我先前说的,吃邻居太容易被抓到要负责了。一切精彩盡在niniqu.com而且我对于ONS 也并没有多大兴趣,她有男友,即使我真的和她发生关系了,百分之八十以上也只会是一夜情,又何必如此呢?到时候只是空留余恨而已。
  「……」她又再次默然不语。
  此时电梯也到了我所居住的单位楼层,我和她出了电梯,站在我所居住的单位门口,我以钥匙打开了门,不发一语地看着她。
  「……」又是引来她的一阵沉默。
  果然,这是现实,不是H 小说也不是H 漫,不会有那么好的事情。莫名其妙遇到一个漂亮女孩就愿意跟你上床。
  我笑了笑便准备要进入住处了。
  「到外面玩也许也会遇到其他男人,同样是上床,当然找一个比较顺眼温柔黄牛好的男人了……」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完话后便推开我,先我进入了我所居住的单位。进去前还回头看了一下对面。
  「啊咧……」这次换我感到讶异了,我那个吻就是故意要吓她的。让她知难而退(这用语好像不太对的样子)。
  没想到她的反应却是……「好吧……」既然如此,送到口的肥肉岂有放过的道理,管她是不是邻居。先上了再说,以免遗憾。
  自我大二时谈了那场痛苦的恋爱之后,我的心态已经没有那样地死脑筋了。
  大二之前,我真的是个纯情少男,纯情到人家女方都主动了,我还是死守那伦理观。也有过那种一生只有一个性伴侣,而她就是我的妻子。
  对于婚前性行为也是抱持相当反对的态度。而那次之后,我才觉得我真是笨蛋。干麻去死守童贞,真是神经病!
  反正不对女友动手等于是在替别人保护他老婆的处女。我干嘛作那种蠢事。既然不知道何时会分手,就趁还在一起时尽情享受吧!
  而若有机会一夜情的话……又何妨不试试看呢?如果只是一夜情,玩完一夜后,船过水无痕。岂非轻松愉快,反正你情我愿不是吗?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女孩外在总评绝对可以打九十分以上的女孩。放过真是太可惜,万一被要求负责,又有何不好呢?如果对方要告,就告吧………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不是吗?呵……横想竖想,和眼前这位女孩共度良宵的话,不论结果为何。绝对会是一个对生理而言相当不错的选择,以及一个难得的经验。念及此,之前以吻吓走她的念头(空流余恨之类的想法)也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进入屋后,发觉果然如我所料,楼友都回家去了。这样也省得麻烦,虽然大…家对于这种事情不会介意啦,只是还要知会一声还是很麻烦就是了。
  我便自然地伸出右手搭住她的肩膀,轻搂着她,走向我房间。她似乎颤抖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来,怯怯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嗯?就叫我烈吧!」我笑笑。并自她肩膀开始往下滑……「我想知道真名……」女孩以双手勉强固定住我的右手,不让我继续往下滑。
  「问这个干麻?」看她如此坚持。我只好停住,问她因由。
  「我……我想知道……」她低下来的脸更红了「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我……我……我第一个……第一个男人的姓名……」说出了这句让我震惊的话。
  「什么?」我听了后吓了一跳。「别开玩笑了……你还是处女?」黄牛好「嗯……是真的……」她的声音更低了。
  「可是你不是和你男友……那先前手机另一端的那个……」「他……他……那个笨蛋……」提到她男友她就难过。甚至又哭了。转过身来扑到我怀里哭泣,哭着说:「今天……今天是……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我才……本来……本来打算……」顿了一下……又继续:「本来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当生日礼物的……给我的初恋情人……」天啊……我听到差点没昏倒……现在的小孩子在想啥啊?市面上文艺小说看太多了?居然还有这种想法和观念。
  「不过既然那笨蛋这样……我也不用这样了……你要我的身体不是吗?那就来吧!不必客气……反正如果不是他……其他男人对我而言都没差别的……要来就来啊…」她抬起头,擦掉尚在眼眶四周的泪水,对我说出这种话。
  ……或许是她对她男友的恨意吧,她变得放得开了。抬起头对我这些话时,眼神和神色反倒令我……震惊与……害怕。所以虽然她抬头看我,也挺起胸膛,更加强调出胸部,理应让我色欲更盛。可是……反倒让我原本的色欲淡掉了不少,也去咀嚼她那番话的意义与感觉……想必我以前也有过这种感觉和想法吧!我以前失恋时,不也是有过这种想法吗,女人会想糟蹋自己,殊不知男生也会有这种想法。共同想法:「除了对方(旧情人)之外,其他异性都是没差别的」更让我去深思,先前失恋后陆续谈的恋爱……是否有那种意味。心中真正爱的,还是那个初恋情人……我并不知道……我自问我很认真投入地去谈每一次恋爱,也是真心的爱着对方的……可是……我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真正爱的到底是谁……而我又……我的第一个女人又是否真的是我最爱呢……念及此,欲念全消。而想认识她,甚至……和她谈恋爱……也许等到她心甘情愿跟我上床,我会更高兴……成就感?征服欲?或者是……我不愿多想。深深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哈哈哈………我又不是你第一个女人,男人也不会去记第一个女人的名字吧!
  你要知道干嘛?」似乎恨意未消吧,她所说出来的话十足像个历尽风尘,看透男人的女人所说的话一样。
  「你……」我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八点档连续剧看太多的小鬼-_- ……说那种话。真的叫我好气又好笑。「算了……你住在几号几楼?我送你回去……」「什么?」那女孩吃了一惊,想必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做吧!「你不是想要我……的身体?」「啊……」「当初在门口的吻不是表明若我在你这儿住宿你会……」也许是恨意渐消或对我举止感到错愕超过对他男友的恨意,又好似回复到完全不知人事的少女一样。
  「我……我当时是故意吓你的啦!我并不想和一个不熟识、没感情的女生上床啦!」我以这一半实话一半谎话的言语回答了她的疑问。我说的想要吓她是实情,但我所指的谎话,是在于真的萌生过想和她上床的意思。「你也是如此吧……你也不希望你的第一次是给你不爱的人吧?或许更该说你也不想和你不爱的人上床吧!不是吗?」「……」又换来她的一阵沉默。展开了笑颜,神情也柔和了「我叫做刘淑苓,就叫我Mill(蜜儿)吧!我的朋友都这样叫我……」她这样的回答,让我相当满意……因为那意味着,她当我是朋友?我也笑了…「蜜儿,我送你回去吧……」「不必麻烦你送了啦……」淑苓拒绝了我送她回去的请求。
  「嗯嗯……好吧……你不想让我知道你住哪吧……不然你就自己回去吧!不过请到家后打电话给我,我的手机号码是0939XXXXXX. 」纯粹只是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关心。并随手抽起一张纸抄下我的号码和名字给她。
  「呵呵……你想的真美喔………藉此不着痕迹留给我你的电话吗?」淑苓淡淡地一笑,有着一丝的调皮。不过还是接过了纸条。
  「呃呃……」天地良心,当时我并没有这意思呀。
  「不过有件事情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不想让你知道我住哪里……」淑苓又露出调皮的笑容。
  「呃啊……」「而是根本不需要送……因为我家就是在对面……」说到这儿,淑苓笑出来…了。
  「啊………」当下我脸上出现了小丸子的黑直线。居然是……「谢谢你的善良喔……」淑苓打开了门,就要出去。
  「啊……我送你出去」真的无话可说,作梦也没想到居然会是。但也只能送她出门了。
  「谢谢喔……掰掰………」淑苓给了我一个甜美的笑容。
  看着她走到仅五步远的对面单位按门铃。我就把门关上了,叹了口气,走回我房间,准备要去洗澡时。
  「哔哔哔……哔哔哔…………」我手机响了。
  「喂……」是没看过的号码。我还是接起电话。
  「烈吗?我是蜜儿……」传来甜美的声音,透过话筒,声音更是甜美如0204女郎一般地诱惑与动人。
  「嗯?你到家了吧……真是服了你,这样居然还打电话来。」我笑着对她说着。 $$$$$「不是啦……烈……我父母也出去了……家里没人……我进不去……可以收留我一个晚上吗?」淑苓怯怯地说着。
  「呃……」反倒我说不出话来。
  跑到门前去开门,打开门,果然看到淑苓一手拿着手机。对我尴尬地笑着。
  将门再次打开,淑苓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只是尴尬地笑笑:「烈……还是要麻烦你了。」就进来了。且比起之前的紧张脸红与坚定神色,脸上神情的轻松与自然更是人觉得赏心悦目。而且今晚也会在我这儿留宿一晚,可是所表现出的神色,却是一种出自于信任的笑容。我心中虽还是很紧张,可是我却因为知道淑苓表现出的信任以及我这种紧张感觉并不是性欲而感到高兴。没想到结果还是变成这样子。最后淑苓依旧在我这儿留宿一晚。虽然一方面还是会担心我的欲望发作,…可是另一方面却也更高兴自己有机会可以和淑苓相处。可以对彼此了解更深,也是好事一件啊……我因为是住套房,远比先前的地方大得多,空间上并不会有不足问题。因此除了床、衣橱、书架、书桌、电脑桌之外,还有一张躺椅,再加上整间房间的地板上铺有软地垫,因此即使要睡在地板上,只要将冬天棉被铺上当床垫也就相当足够,因此我一点也不担心。而且依照我糜烂的生活习惯,要我整天不睡上网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简言之,要和淑苓相当守礼地过一个晚上并不难,就只是看我自己个人的心态了。
  把淑苓带进我房间后,指着电脑与旁边书架的一堆漫画小说,对淑苓说:「蜜儿,我去洗澡了,要玩电脑还是要看小说漫画随你便………」「烈,别忘了你刚刚说的唷……」淑苓对我甜甜的一笑。
  $$$$$ 「嗯?」淑苓没头没脑地冒出了这一句,让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说过的呀……你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唷……」淑苓挖苦狭促的笑容看来也是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而要命的是,淑苓坐在我床上,很自然地翘起脚来,双手摆在两旁。本来,这种动作相当自然,可是当穿着紧身小背心、短裙所构成的中空装时,这种姿势可就形成了一种具诱惑诱惑性的姿势了。双手摆在两旁,胸部自然地上挺;翘起脚来,短裙所能遮掩之部分更是少了,隐约可以看得出露出一小截的蓝色内裤。
  看着这34 D胸部的挺起与隐约出现的蓝色内裤,不自觉地心跳加速和脸红。淑苓到底在想什么啊?她知道这种穿着下的这样姿势对男人而言是多大的诱惑力吗?
  真的很想扑过去,将淑苓压在床上发泄我的兽欲。可以之前都说不会碰她了,…如果现在强上了她,不是显得我言而无信吗?我绝对不愿意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而且先前淑苓表现出的态度是信任以及愿意当我是朋友,我又怎可以违背淑苓的信任呢!
  「嗯……当……当然了……你放心啦……」我为掩饰我当时的反应,急急忙忙跑进浴室。
  这一次的洗澡洗得特别久。除了先自己解决即将爆发的欲望之外,更是将自己泡在冷水之中将欲望冷却下来,不然我没把握单凭我的道德良知就能够压抑得住对淑苓的欲望。
  才刚认识淑苓,说是什么喜欢还是爱而和淑苓发生关系。这种连自己也不相信的理由,是无法让我将我万一对淑苓会有的举止合理化的。我自己很清楚,别人也很清楚,万一真的今天和淑苓发生关系了,这种状况下……只能说是欲望的发泄……说喜欢或爱这种鬼话是不会有人信的………洗完澡出来后,发现淑苓正大喇喇地趴在我床上看漫画,完全把这儿当自己家一样,并没有任何戒心。看到我出来后,转过头跟我笑着点点头。
  趴在床上看漫画的确是很舒服的一件事情没错,我也经常如此,可是,可是……可是为何是在穿着这种服装下如此呢?而且还是在一个认识不到五个小时的男人面前耶!浑圆挺翘的臀部在紧身裙的包裹之下,更是显得突出与诱人,整个内裤的轮廓被清楚地表现出来。而因为趴着,明显地挤出乳沟的轮廓。整个身体的姿势看来并无任何的设防,也更加诱人。
  淑苓到底是……说是无经验的处女,可是所表现出的诱惑男人却又如此自然,也许因为无经验所以才表现出这种举止,殊不知这种行为与姿势可说是相当诱惑男人的。当然,如果换个角度想,这种自然可以以熟练来作为解释。
  可是到底是哪一个,虽然是很简单的二选一,可是却因为两者证据力似乎都不足的状况之下,变得格外地困难……摇摇头,不去想这问题,就打开电脑,连上网路打BBS 去了,想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脑荧幕前,如果打一晚BBS 消磨时光倒也是不错的选择……「烈,方便借我一件衣服吗?」淑苓似乎是漫画看到一段落要去洗澡,而向我提出要求。
  「喔……好啊……衣橱自己挑一件吧!」我正忙着在看小说,只挥挥手要淑苓自己去衣橱找。
  「哦……好……」淑苓似乎不太高兴我的不理睬。但还是自己去拿了,并走进浴室。
  我的注意力也一直集中在小说上,对于淑苓的不高兴、拿哪件衣服等等也没有太过留意。
  等到我小说看到一段落,伸个懒腰,往浴室方向一看。刚好淑苓也走出来了,…她只穿着一件衬衫,让我看得呆住了,主要并不是她穿得暴露或保守(啊……是穿得很暴露没错啦)。而是她穿的那件,正是我高中时代夏季制服。更重要的是那件制服,有着许多女孩子的签名。
  毕业前会习惯将制服给朋友、同学签名以兹纪念,这种习惯在当时是蛮流行的。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就是了。而我当初是一件给男生签,一件给女生签名。
  那件由男生签名的不知道被我丢到哪里去了;倒这一件则跟着我东奔西跑,还特地折得整整齐齐,放在一只原先装雨衣的透明塑胶袋,很仔细地保存。
  结果淑苓居然会挑那一件来穿,真的是我想都没想到的事情。我当下又急又气:「你怎么拿那件?」并直扑向淑苓,要将那件衬衫脱下来。
  「你……你……你干嘛啊?」淑苓拚命着抵抗着。
  「把衬衫脱下来!」我拼了命想要脱掉淑苓身上穿的衬衫。
  「你自己说不会对我怎样的!你自己要我去挑的啊!」淑苓一面挣扎一面跟我论理。
  「这件衣服是我的圣物,作为纪念,青春的依据,谁准许你穿了?」我丧失理智似的发出嘶吼。并强硬地要把那衬衫自淑苓身上脱下。
  论力气我还是略胜一筹,强把衬衫钮扣解开,拉开衣领。却看见淑苓里面没穿胸罩。白皙丰满的乳房呈现在我面前,乳头似乎因为受到刺激而有挺立现象。
  令我脑中轰然作响,往下看,衬衫下摆根本遮不住白皙修长的美腿,而在抵抗过程跌倒在地上。虽然因为地面上有铺软垫,所以即使撞倒在地,也不至于受伤。
  可是那姿势却将淑苓没穿内裤的下体完全清楚地展现出来。
  黝黑的阴毛因为刚洗完澡仍是略显潮湿而集中一处,在身体挣扎扭动间,阴$$$$$ 毛更是显得凌乱,在交叉间,隐隐约约看到整个阴户。在又急又气之下,对欲望的自制力更弱。这种情况让我看到淑苓的身体,无疑是一针催淫剂。
  以强力压制住淑苓,跨坐在淑苓腿上。将衬衫钮扣全数解开,淑苓更是惊慌失措:「不要………不要………快点……住手啊!衬衫……我脱下还你,你……你快……快点……住手……啊」想要推开我又要遮掩自己胸部,当然是两者都没有成功。淑苓的双手被高举过头压在地上,被我以左手压制住,我右手和唇则往淑苓身上招呼。右手握住淑苓左乳,用力地搓揉着,脸则凑近淑苓右乳,伸出舌头绕着淑苓右乳晕打转,轻轻地舔着。
  「啊……啊……不……不要啊……快……快点住……住手……求求……求求你……啊……」淑苓的求饶声音我力道的忽重忽轻而断断续续的。…因为我洗完澡后,下半身只着一件运动短裤。而我又是趴在淑苓身上,因此当我的肉棒因兴奋而充血过程中,隔着薄薄的棉布料在淑苓大腿上摩擦着。更有种异常的快感。我的预估是先藉由自慰一次让自己耗掉精力,却忽略了一点,因为不久前射精过。当第二次勃起,虽然会比较缓慢,却更能持久。而就是哪缓慢的勃起过程,隔着一层布料在淑苓大腿上摩擦过,让我体验到没有体验过的另颣快感。
  淑苓在这种状况下只能够拚命求饶,哭着要我住手。当时的我却完全无法自制,仍是尽情的放纵自己欲望行事,在淑苓身上尽情恣虐着。忽重忽轻的动作,虽然只是以口舌和手,所攻击地点也还没有到淑苓的下体。却也让淑苓受不了了,淑苓在转移阵地,力道稍松时,猛然地转过身要逃离,我当然追过去,要脱下那…件衬衫时。淑苓却念出一串人名,一连串女生的名字来,让我的狂暴动作顿然停止。呆立在这儿,动也不动。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