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我的地主生涯】(57)

【我的地主生涯】(57)

 时间:2018-01-12 11:43:57 来源:艳文阁 

【我的地主生涯】(57)

  「我的地主生涯」第五十七章苦命女身陷囹圄,有情人干才烈火

  写在前面的话:对不起,停了那么久,这几个月里,母亲开刀两次,实在是

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来写,希望大家见谅啊!

  「师傅,发现大师姐她们的踪迹了。」吴德贵敬畏地看着眼前完全笼罩在黑

色大衣中的老人,其实他根本看不见什么,因为这个屋子太黑了,黑得吴德贵的

心「砰砰」的跳动,可是他却不敢动一下手指来舒缓下他那紧绷的神经,他只能

默默地在心底祈求,祈求黑暗中的老人的心情能好一点,能让他顺利地回到门外。

  「知道了,去吧。」一声苍老而阴柔的声音突兀地传开来。

  吴德贵激动地朝声音传来的地方鞠了个躬,然后小心翼翼地开门出去,当门

关上的那一刻,他的心才像回到他的体内一般,每一下跳动都让他感到真实。

  「继续。」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在漆黑的房间里。

  蝴蝶吓了一跳,差点趴到地上去,可是她不敢,她能做的只是伸出她的嫩舌,

用鼻子寻着味找准方向,然后把舌头凑过去,那里会有一段阳物在等着她,而她

要做的就是尽她最大的努力,使阳物的主人感到那么一丝丝的欢娱。

  蝴蝶记得很清楚,五个月前,她还是大上海一名红透了半边天的歌姬,可是

上海滩的名流绅士们哪个不围着她打转,哪个不愿意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时

的她是高傲的,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是那么地卑微,但是她是高傲的,因为她

知道,她只要在那些围着她打转的人中随便选一位,把自己的身体献上,她就能

成为名门贵妇。可是她不愿意过早地选择,她享受她的生活,享受一群人围着她

为了她争风吃醋的生活。

  蝴蝶麻木地舔着嘴里那团烂肉,每次想起过往,两行热泪流下,她都恨不得

狠狠地给自己两个嘴巴,自己怎么就不早点把自己嫁了,那样现在起码也是个富

贵命啊。

  就在蝴蝶每日在一堆公子哥的陪伴下纸醉金迷的时候,一群人进入了上海,

没人知道这群人的来历,没人敢去惹这群人,因为去惹他们的人都已经死了。这

群人很神秘,也很能打,三天里,他们打散了很多团伙帮派,然后站到了青帮的

「对面「,青帮弟子纷纷出动,可是除了留下一地地的尸体外,他们连那群人的

一片衣角也没留下。青帮大佬紧急开会,在政府军队的帮助下,才和那群人打成

了协议,平分天下。蝴蝶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只是当成了笑谈,她一直觉得那个

打打杀杀的江湖离她很远,她只是个歌姬而已,直到…

  那天,蝴蝶穿着那身最让自己满意的粉底金丝旗袍,套着肉色丝袜,蹬着高

跟鞋,在台上舒缓的唱着情歌,下面的观众嬉闹成了一片,有的对她飞着香吻,

有的为她鼓掌…就在她对着下面大抛媚眼的时候,突然,整个歌舞厅安静了下来,

除了她的歌声和留声机里传出的音乐声。蝴蝶诧异地看着台下的人,她发现那些

人都一脸惊恐地看向一个方向,她也朝那个方向看过去,一个人朝她走来,那个

人整个掩藏在他那件黑色的大衣里面,而那个人身后跟着青帮的一位大佬。

  「她就是整个上海最美的女人?」一声阴柔的声音压住了整个歌舞厅的声音。

  「是,她就是,」青帮的那位大佬敬畏地答道,「她叫蝴蝶。」蝴蝶傻愣愣

地看着他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接着他就看见那个黑衣人走过来,手一拂,再

然后,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蝴蝶使劲地嘬了嘬嘴里的那团烂肉,悲哀地想道:再然后她就被剥夺了穿衣

服的权力,也被剥夺了做人的权力,她就是眼前这人的一条母狗,她要做的就是

取悦他,更悲哀的是,他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

  蝴蝶面无表情地舔着,每天重复的动作早已抹掉了她的一丝一毫的兴趣,而

那裆下的臊臭味也早已让她麻木,她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是一个死人,要不是为了

父母和弟弟妹妹,她也不会比死人多一口气。

  「好了,去把自己弄干净再来。」蝴蝶听到这句话,忙挺起那早已跪得麻痹

的身躯,走进卫生间,在漆黑的环境中漱了漱口,用热毛巾擦了擦身子,然后再

次返回到黑衣人身边,拉开那件宽大的黑袍,把自己也裹了进去,然后就贴紧了

那副苍老的身躯,那里是冰凉的,让蝴蝶的身子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可是她却

不能放开,反而要张开双臂紧紧地搂住那个身躯,好让那里早点暖和起来,也为

了不让自己睡到半夜滑下来,因为滑下来是没人会扶她的,她必须再次回到那个

怀里,陪着那具躯体坐着睡到他醒来。

  我的呼吸越来越粗,因为我已经感觉到有一股热气喷在我的阳物上,我一下

猛地睁开眼睛,而李娜正近距离地研究我的阳物呢,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已经醒来。

  我一下又愣住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直接把她按住呢还是出声把她惊走。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李娜回头看了我一眼,脸一下变得血红,「嘤」一声抓

起被子就把脑袋藏了进去,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咋的,她的臀部一下耸到了我的眼

前,看着那玲珑的曲线,我咽了三口唾沫后,颤颤巍巍地把手搁到了她的臀部上,

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害怕,李娜只是不依地抖动着臀部,并没有从被中昂起头来。

  可是她却没意识到她的动作对一个花丛老手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我的火一

下冲到了脑门,身子一下窜到李娜身后,两手抓住她的裤子的两边,用力一扒,

就把裤子拉到了她的腿弯处。

  看着那两瓣白皙的臀,以及中间那粉嫩的沟壑,我不由加快了吞咽口水的动

作,手里也不慢,把自己的裤子扒下,抖了抖了自己高耸的阳物,凑近了李娜的

身子,就在我的阳物触及她那道「门户」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道:「我进去了

啊?」没等回答,我本能地一挺,阳物轻松地挤进了那两片娇嫩的瓣儿,顺着那

亮晶晶的黏液,一下捅进了紧紧的甬道中,那种舒爽的感觉让我不由呲了个牙花,

而被中也传来了一声轻柔的「唔".扶着李娜的细腰,我开始缓慢地耸动起我的腰

肢来,李娜的阴道很紧,每一次抽插都让浑身一颤,我不由发起狠来,开始加快

抽插速度,这一来,她的阴精打量涌出,反而使我的抽插顺畅起来,我开始享受

起身前的女子来。

  虽然李娜乖巧地让我作为,可是她的脑袋始终躲在被中,我的戏虐心一下大

起,停止了抽插,一手前伸至她的腋下,一手抓起被子往身旁一扔,然后身体后

倒,两手扶着她让她随着我一下坐了起来,「啊」,李娜无助地摆动起来,想脱

离我的束缚,却不想反而让我们结合在一起的私处猛烈摩擦着,没几下,李娜无

力地躺倒在我的胸前。

  我嘿嘿奸笑了两声,我曲起双腿,把她的双腿置于我的双腿上,然后一下一

下地耸动起来。固定住她那不安份的身子,把她的脸歪向我,只见李娜面若桃花,

双目紧闭,齿咬下唇,看着她那可爱模样,我不由凑过头去,温柔地覆盖住她的

双唇,就在我的舌头伸过去时,她的牙齿一下缩进了唇中,让我的舌一下滑进了

双唇,一条娇嫩的香舌轻柔地缠绕过来,我们互吞着对方的香津,舍不得留下一

丝空隙。

  「小雅,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睡得迷迷糊糊的翠莲依稀地好像听到

有人「啊」了一声。

  「哼,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小雅闭着眼睛愤愤地说道。也不知是不是久未

欢爱,小雅的身子感到无限的寂寞,偏偏她的听力又是如此的好,听到自己的相

公和别的女人相爱的声音,双腿间已是一片泥泞,说话也不由的酸涩起来。

  「我干的好事?」翠莲莫名其妙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了小雅那红扑扑

的脸蛋,还有她那微微颤动的身子。

  翠莲「扑哧」一下笑开了,「我知道了,是不是我们家相公个李娜那死丫头

好上了?嘿嘿,我们家小雅哦,好可怜,是不是也想让相公的大棒槌帮你捅一捅

才好啊。」「呜」,小雅咬着下唇难耐地哼了一声,才接着道:「你个骚蹄子,

回你自己房里去,不要打扰我睡觉。」「我睡,我睡,呵呵。」翠莲愉悦地闭上

了眼睛,可是她的手却没闲着,慢慢地靠近了小雅,一把突袭,狠狠地捏了把小

雅的乳房。

  「呜呜呜」,小雅嘴里发出了一阵难耐的哭音,两腿大腿狠狠交缠了几下,

才真开双眼,恨恨地瞪着翠莲,「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点了才会老实啊。」「好

小雅,不要嘛,奴家,奴家会很乖的啦。」翠莲才不怕小雅那没有一点杀气的眼

神,她哼出自己最娇媚的声音,双手前伸,一下扑进小雅的怀中,头一低,嘴巴

隔着衣物叼住了小雅的嫩乳,用力一吸,一股乳香味充斥着她的整个口腔。

  「唔…」小雅尽力地闭住自己的嘴唇,可是翠莲那一吸就像把她的灵魂都吸

动了,她整个人都觉得僵硬了许多。

  翠莲坏坏地用牙隔着衣物研磨起小雅娇滴滴的小乳珠来,待小雅喉中又难耐

地哼哼起来,她再次叼住整个乳房,尽力一吸,又一股乳汁隔着衣物冲进她的口

中。

  「啊…」小雅的头一下挺直了,她的身子也僵住了,只有双腿间,门户大开,

一股一股的阴精冲了出来。

  翠莲感觉到了小雅的异处,只是没想到小雅的高潮来得那么快,那么猛,她

偷笑着放开了双手,准备偷偷移到一旁,省得小雅尴尬。

  却不想翠莲刚挪动了下身子,小雅的手就伸了过来,一下捏住了她的穴位,

翠莲恨恨地用眼光瞪着小雅,可是小雅却仿佛还在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并不理会

于她。

  就在翠莲干瞪眼的时候,小雅凑过来,低语道:「小雅,辛苦你了。」说话

间,小雅的双腿缠绕住了翠莲的腿,用私处紧贴着厮磨开来,面上一片潮红,双

手紧捏双乳,已是情至深处。只是苦了翠莲,双腿间湿了一片,密穴处瘙痒难堪,

却是手伸不得,嘴喊不得,只能气鼓鼓地瞪着小雅,心头一阵哀嚎。

  这些日子以来,蝴蝶早已是养成了习惯,只要是身边这活物有一丝动静,她

就会醒来,因为只要她晚一步,她就会被甩在地上,就像楼下被人丢弃的垃圾一

样。蝴蝶感受到那丝悸动的时候,她的身子灵敏地滑落到地上,直起身,帮他把

衣物整理好,然后就像昨日一样,跪在那人腿前。

  屋子里还是一片黑暗,蝴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不过他已经醒了,这

就是她的白天的开始。等了一会,那人站起了身子,蝴蝶忙撩起了他的衣物下摆,

露出了那最让她厌恶的东西,不过她却必须把嘴凑上去,贴得一丝缝隙没有,然

后,一股温热的东西冲进了她的嘴,直冲进她的喉咙,那股臊臭的味道差点让她

呕吐出来,可是她的手已经在大腿的内侧扭成了一团麻花,她只能用疼痛才能压

制住恶心的感觉,没有眼泪。

  不一会儿,再没有东西流出,蝴蝶才小心地咽下口中的液体,伸出舌温柔地

舔舐着那团烂肉,待清理干净,整理好他的衣物,她才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洗手间,

把自己清理一遍。

  等蝴蝶从洗手间出来,她本想回到床上睡一会,这本是她每天的作息,却不

想那人却并没有如往常般出去了,而是站在那等她。

  「今天你和我一起出去见少爷,记住,你要叫我『管家』。」说完,那人拉

开门出去了,门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关上。

  蝴蝶惊讶地开始往自己身上套衣服,她甚至有点不知所措。这样厉害的人只

是一个管家,竟然只是一个管家,还有什么少爷,那少爷要厉害到什么地步,她

应该不应该紧紧抓住这少爷啊,这少爷能不能助她脱身啊?

  一个个问题反反复复地在脑海中闪现,可是却没有答案。蝴蝶迷迷糊糊地跟

着管家一起上了他那特制马车,迷迷糊糊地坐下,直到马车启动,她都没有一个

明确的想法。

  「哼!」管家的鼻中喷出了两道白气,他的眼中现出了凶光,紧紧地盯住了

眼前的美丽女子,却像看着一具尸体一样。

  那声「哼」却像雷霆一样震撼了蝴蝶的脑海,她忙畏惧地看向管家,只见一

个老者坐在她身旁,头发黑白参半,下巴处却干干净净的,可是最让她感到害怕

的是那张脸,那张脸皱皱巴巴的,就像干枯了一样,可是那双眼中却满是凶光。

  蝴蝶忙低下头,按捺住心中的诧异,腿一曲,跪倒在管家的身前,撩起下摆,

头一低,再次含住了那团烂肉,小心翼翼地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