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我的地主生涯】(58)

【我的地主生涯】(58)

 时间:2018-01-12 11:43:56 来源:艳文阁 

【我的地主生涯】(58)

  「我的地主生涯」第五十八章旧仇怨争锋相对,赢信任诸多温情

  我起了个大早,虽然昨夜是辛劳了点,不过两位夫人冷着脸来敲门,我要是

还赖在别的女人身上,那真是大大的不妙了。不过好在,我真面对她们时,倒也

没给我脸子看,只是好像俩人有点不对付,互相瞪着,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这

种状态一直延伸到饭桌上。

  看着翠莲恨恨地盯着小雅,连粥都顾不得端起喝上一口,我不由很是纳闷,

这两人不是昨天还好好的嘛,怎么今天就又对上了。反观小雅则对翠莲的怒视不

屑一顾,优雅地端着粥碗小口小口地喝着。

  「翠莲啊,怎么啦?」看了半天,见两人都无动于衷,我不得不硬着头皮问

道。

  「哼,我就是在看某些人哪,白天装得跟贵妇似的,啧啧,到了晚上啊,」

翠莲妖声怪气地道,「那个…唔,唔…」我惊讶地看着翠莲,只见她还是紧着腮

帮想说话,只是任谁嘴里塞了大白花花的大馒头都是说不出话来了。我转头向小

雅,小雅倒是放下了粥碗,冷着脸道:「要么好好喝你的粥,要么就回房去睡觉。」

我咽了口唾沫,收回了目光,继续喝粥。翠莲也不再言语,乖乖地拿出了馒头,

恨恨地咬了一口,眼睛却一直盯着小雅,满是不服气。

  可是我们这顿早饭注定吃得不平静,就在我们三人安静安静地喝粥之际,一

人飞奔而入,直到我们桌前才停下,那人已是满头满脸的汗水,脸上的表情甚是

焦急。

  「师…姐,师傅,师傅来啦。」战战兢兢的话语听到我们三人耳里却像晴天

霹雳一般,我藤的一下想站起来,只是站到一半,腿一软,竟是倚着椅子软倒在

了地上,脸上满是畏惧,再找不到一点大少的模样;翠莲比我也好不到哪去,她

倒是没站起来,只是好像被抽走了浑身的精气一般,软软地摊在椅子里,面上一

片死灰,哪还有刚才伶俐的样子;倒是小雅,依旧稳稳地坐着,手里还端着那半

碗残粥,只是如果细心看去,就会发现她捏着碗的手的指节处已泛白。

  「师傅他在哪里?」「我在这里。」不待那人应答,一声阴冷的声音扑面而

来,接着,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一直到园中才站定,他的身后

跟着一个女子,只是浑身罩在宽大的衣帽中,任谁也看不到她的容颜。至于再远

处,「季家会」的一帮是兄弟们却是老老实实地站着,敬畏地看着眼前的老者。

  看着那熟悉的面容,听着那苍老了许多的声音,小雅的思绪好像一下子回到

了多年前,这个人再是凶残,对她却是不错的,不但给了她吃穿,还教了她武功,

她能活到现在,也确实多亏了他啊。

  想到这里,小雅再不迟疑,站起身来,走到老者身前,双膝一软,跪下了,

然后「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才开声道:「师傅…」可是想到身后的相公,这

句话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管家背负着双手,看也不看跪倒在身前的弟子,只是眯着双眼看着厅中还软

在地上的几家少爷。

  「少爷,老奴来给你请安了,你倒是发句话啊。」一句话冲入耳中,却像是

千万道寒流从我身上的毛孔一起钻入,一直冷冽到心扉,我颤着道:「啊…管家

啊,这不…不小心,哈哈,不知怎么的,就,就坐到了地上,啊呀,真是,真是

有点疼啊。」我傻笑着朝管家看去,可是除了看到一脸褶皱的皮之外,什么表情

也看不到,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管家啊,我们,我们就是听说上海啊,很繁

荣,所以,所以想来玩玩。」「是嘛,嘿嘿,老奴一听到少爷的消息就赶来了,

就是好为少爷打点一下,免得怠慢了少爷啊。」说着,才斜眼看了一眼还跪着的

小雅,「小雅啊,你我虽有师徒名分,可现在却是主仆有别,可是再跪不得我喽,

不然老爷在九泉之下也是会怪我的啊。」说完,手一拂,小雅再跪不下去,只能

长身而起。

  「好,好啊,有管家打点,那是最好啦。」听着管家还算和气的话,我不由

擦了下额头,已是一头汗水。

  可是,管家好像并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等我说完了话,他就对着翠莲哼了

一声「翠莲!」翠莲听到那声冷哼,蜷缩着的身体一阵乱颤,哆嗦着抬起头看着

那个心中的「魔鬼」,可是除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她什么也看不清,期期艾

艾地也说不出话来。

  「过来!」管家的声音没有丝毫犹豫,可是整个园中一下紧张起来了,我虽

然知道管家早已不能人事,可是翠莲毕竟已经是我的女人,我的身上也好像有了

点气力,一下站了起来,而小雅则是双拳紧握,整个身子也一下子绷紧了,至于

远处的「季家会」的兄弟也一个个紧张起来,我可是明里暗里地都暗示过了。

  翠莲又是一阵哆嗦,她茫然地看了看我,脸上一阵挣扎,最后还是颤颤巍巍

地站了起来,只是却迈不开不去。

  「哼!」管家的鼻中射出了两道白气,清晰可见,接着身影一晃,快速地朝

翠莲扑来。就在我大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小雅也是快速地动了,两道

身影快速地纠缠在一起,只是很快又分开了,小雅快速地朝厅里弹来,我忙手忙

脚乱地去接,接到了也是抱着后退了几步才算稳住了身形,低头看去,怀里的小

雅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嘴角挂着一道显眼的血痕。

  而管家却是从容多了,只是顺势后退了一步,又站到了原来站定的位置,盯

着我怀中的小雅看了好一阵,才开口说话,只是声音又冷了几分,「小雅,你进

步很大啊。」说完,头也不回,转身向外走去,而那个女子也是亦步亦趋地跟着。

  待管家的身影看不见了,「季家会」的一众师兄弟才围拢过来,都一脸关心

地看着小雅,而翠莲也像复活了一般,满脸泪水拉着小雅的手,激动地说不出话

来。

  蝴蝶郁闷地跟在管家的身后,她本来的设想是,当管家在那个少爷面前露出

恭敬的一面时,她就开始控诉管家的「暴行」,实在不行,她都觉得把自己的身

体献给那个少爷,只要那个少爷能把她拉出火坑,甚至于她都想好了多套说辞,

只待那个什么少爷大发神威了。可是今天所见到的一切,却让她的心一下子冻结

了,她觉得她根本看不到她的未来。

  闷闷地跟着管家上了车,蝴蝶拉下罩帽,麻木地看着管家,见管家只是闭着

眼睛不理她,只得忍受着恶心,把手摸向管家的下身。只是蝴蝶的手还没伸到,

只听管家的喉间一阵上下涌动的声音,接着嘴一张,「扑」,一口鲜血喷洒在身

前,蝴蝶的身上也被粘了好许,只是她已顾不得厌恶了,因为她已经呆住了,这

可是管家第一次,起码是她见到的第一次吐血啊,这么厉害的人…

  管家已经萎顿下去,软软地躺在垫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膛剧烈地起

伏着,他刚才和小雅对了一掌,强提了口气,才压制住了涌到喉间的那口血。这

几年,他整日活在刀口舔血的日子里,虽说在上海闯出了一片天地,可是身子骨

却是多了几处暗伤,想不到今日与小雅的一掌,却是新伤旧伤一起发作了。

  见蝴蝶还是傻傻愣愣的,没有一点反应,管家气又不顺起来,嘴角又涌出几

丝鲜血,本想硬气地哼两声,却不想连这办不到,只能强撑着,虚弱地道:「蝴

…蝶,蝴蝶…」「啊?哎…」蝴蝶小心翼翼地看了管家几眼,见管家只是虚弱地

躺着,并没有往常般坐起来瞪她,不由心里一宽,轻声问道:「你,你怎么啦?」

「不…不碍事,休息几天就好,你,你帮我把我怀里的一个纸包拿出来。」管家

调息了几口气,才顺畅地道。

  一听只要休息几天就好,蝴蝶的心里又是「咯噔」了下,毛毛乱乱地伸手从

管家的怀里掏出了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是几颗药丸,她的心又纷扰起来。她想

逃,她想逃,她想逃,她想离这个魔鬼远远的。蝴蝶又把药丸包了起来,捏在手

心里,手心里已是湿乎乎一片,她的心在挣扎着,她不知道自己该作何选择。

  管家看着那张年轻的脸,脸上又是阴冷了几分,暗暗地调整着内息,他必须

尽快恢复几分气力,不然等待他的是个未知数啊,至于她,她的生死,全在她自

己的掌握之中。

  蝴蝶再次顺着车窗看了眼窗外的世界,叹了口气,这已是在短短数息之间她

叹的第七口气,她又看了眼闭着眼不再看她的管家,两行泪水流了出来。

  「你想杀我?」管家的眼睛睁开了,紧紧地盯着她的脸。

  蝴蝶使劲地摆了摆脑袋,是的,她不想他死,只有她实在受不了他的「折磨」

的时候她才会想,可是她现在并没有受「折磨」。「你想好了吗?」蝴蝶使劲咬

了下唇,又一下,一股腥腥的味道充斥唇间,可是她却顾不得恶心,她颤抖着再

次打开了那个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的纸包,拿出一粒药丸,颤抖着送到了管家的嘴

边,直到看着管家吞下,她的心好像一下变得空荡荡的,她不知道她有没有未来,

她也不敢想。

  管家吞下药丸后,坐正了身子,双手置于双膝上,静静地调息了数个周天,

再睁眼,眼中已是一片清明。看着哆哆嗦嗦缩在一边的蝴蝶,管家的眼中再不全

是冷漠,一丝柔情一闪而现,「过来。」蝴蝶迟疑了下,才小心翼翼地朝管家身

边靠近,却不防管家伸手一揽,把蝴蝶拉近了自己的怀里。「我曾经被女人背叛

过,所以发誓今生再不轻信女子,你刚才看到的是第二个我的女人,她和你一样,

也是被我折磨了许久,她选择了逃离我的身边,而你赢得了我的信任。」「那,

那你能放过我嘛?」蝴蝶大着胆子问道。

  「不能!我老了,已经没有精力去驯服另外一个女人,我能做的就是把你留

在身边,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留下一笔数额庞大的钱财,等我死后,你可以去

寻求任何你想要的男人。可是在此之间,你是我的,我会让你成为全上海最有名

的女人,也是最幸福的女人。」蝴蝶无奈地撇了撇嘴,她不禁为她的选择又感到

了一丝后悔,面对这么一个「废人」,尽然说什么让她有幸福,蝴蝶从来没想过。

  管家的嘴角扯了扯,他知道怀中的女子是不信的,可是他会让她信的。管家

紧紧搂住了蝴蝶娇俏的身子,手伸到她的身后,寻着了她的一处穴位,内力一吐,

顺着她的脉络游走开来。

  蝴蝶只感到一股暖流持续地从后背涌进她的身体,刚开始她也没注意,只是

很快她就感觉不对了,她的身子好像一下子变得敏感了,她的乳珠开始充血,胀

大,她的下身开始麻痒起来,她的下肢绞到了一起,不停地厮磨起来,她的双手

开始下意识地在管家的身上抚摸起来,她,她竟然「性奋」了。蝴蝶感受着不可

思议的一切,她控制不住,随着那不断游走的内息,她的身体抖动的次数频繁起

来,她的嘴里哼起了动听的呻吟声。

  管家凑到了蝴蝶的耳边,轻声道:「为了奖励你,今天让你享受到无与伦比

的快感。」说完,另一只手一下封住了蝴蝶的其它的穴位,蝴蝶的手脚停住了,

嘴里也什么声音也哼不出了,只是脸一下胀得血红血红的,还有一处不同就是她

的下体处正一股一股地往外涌出了白白的阴精…

  「小雅,你没事吧?」我焦急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小雅,小雅的脸色好看了几

许,只是整个身子还是一片冰冷,即使盖了几层厚厚的被子,也是不停地颤抖着。

  「没事,咳,我没事,只要我调息一下,就没什么了,翠莲呢?」小雅呼着

寒气静静地问道。

  我不知所措地道:「她哭昏过去了,李娜在隔壁照顾她呢。」「嗯,哎,想

不到师傅的功力这么深厚啊,相公,我们必须要有个准备啊,你去把苍龙叫来。」

小雅苍白的小脸上硬挤出个笑容,轻声道。

  「好,我就去。」我揉了揉酸软的双腿,快速地出门而去,只是我的心中满

是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