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魔鬼教师】(楔子)

【魔鬼教师】(楔子)

 时间:2018-01-12 11:43:54 来源:艳文阁 

【魔鬼教师】(楔子)

               楔子

  十五年前。立秋,晚上十点。

  绿草莓游乐园门前,一名纯情少女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因为不是周末,游乐园十点准时打烊,绚烂的灯光和色彩缤纷的霓虹都已熄

灭,除了大门前的那盏白炽灯外,整座绿草莓游乐园没有多余的光源,漆黑的四

周寂静得令人害怕,只有萧萧风声和诡异的虫鸣偶而响起。

  纯情少女名叫兰小茵,是北湾一中的校花,她美丽骄傲,从来没有绯闻,也

从来不与任何男生交往,很多人都以为兰小茵是同性恋,但她不是,她有一位相

恋很久的笔友,这位笔友有一个很特别的笔名,叫「青黛如眉」。

  高中毕业后,坠入情网的兰小茵终于鼓起勇气,答应与「青黛如眉」约会,

虽然以前从未见过面,但兰小茵相信「青黛如眉」所说的一切:他是一个英俊潇

洒、器宇轩昂,家里非常有钱的男生,平常开的是价值几百万港币的蓝宝坚尼,

更重要的是,他很爱兰小茵,并发誓会娶兰小茵为妻。

  天真浪漫的兰小茵十分感动,约会前她还精心打扮了一下,让本来就是校花

的兰小茵显得更加美丽动人,她希望给「青黛如眉」留下好印象。

  周围漆黑一片,但兰小茵一点都不害怕,女人有了信仰就会变大胆,少女也

一样,心里有了爱情,哪里还会惧怕漆黑的游乐园?一想到即将与梦中的白马王

子见面,兰小茵的心就怦怦直跳,恐怕就算是坟地,兰小茵也敢前往。

  一阵晚风吹过,卷动了地上的枯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虽然有点毛骨悚然,

但总比死亡般的寂静要好一些。

  「好像有车来了耶。」神经紧绷的兰小茵隐约听到汽车声,她伸长脖子顺着

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果然发现一辆车驶来,只可惜那是一辆小货车。

  约会时间已过一个小时,有点焦躁的兰小茵开始担心「青黛如眉」会不会临

时被别的事情耽搁了。

  但出乎她意料,驶近的小货车突然在兰小茵面前停了下来,司机是个满脸胡

子的老头,看上去应该有六十多岁,而他居然向兰小茵招手。

  兰小茵不是笨蛋,她警戒地注视着老头,后退了两步:「干什么?」

  货车老司机的声音有些沙哑:「小妹妹,你是不是叫兰小茵?」

  兰小茵很吃惊:「对呀,我就是,老伯伯怎么知道?」

  货车老司机露出和蔼的笑容:「是这样的,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了一辆很

漂亮的车子抛锚了,车主是个男的,又高又帅,他拦住我的车,给了我一千元,

叫我来接你过去,他的名字好像叫什么……眉的……」

  兰小茵紧张地大叫:「青黛如眉?」

  货车老司机猛点头:「对、对,你看我这个老头子的记性,呵呵,快上车吧!

小姑娘,我还要赶回家哄我的孙子睡觉。」老司机疲倦地敲了敲车窗。

  兰小茵激动地跳起来:「太好了,他离这里有多远?」

  货车老司机咧嘴一笑:「不远、不远,走半小时就到。」

  半小时?兰小茵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双腿早已酸麻,哪里还走得动?听老

伯这么一说,她毫不考虑就拉开货车门跳了上去:「那麻烦老伯伯了。」

  货车老司机笑得更开心了:「别客气,我也收了钱,呵呵,伯伯感谢你还差

不多,这钱刚好给我的小孙子买糖吃,坐稳了,小妹妹。」

  兰小茵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她心里多么期待呀!

  小货车发动了,引擎发出沉闷的声响,笨拙地掉转车头后,小货车缓慢的向

目的地前进。老司机悄悄点燃一根香烟,看他点烟时颤抖的手,兰小茵真担心他

手中的打火机会掉下来。

  「老伯伯,我快被呛死啦,车窗怎么打不开?」四处弥漫的烟味呛鼻,兰小

茵想打开车窗,但车窗怎么也拉不开。

  「呵呵,车窗坏了,明天会去修,真不好意思,老伯伯烟瘾犯了。」货车老

司机猛喷口中的烟圈。

  「那开快点啦……咳咳……」烟味越来越浓,兰小茵眉头紧皱,小手左右扇

着。

  「好,你坐稳了。」货车老司机喷完最后两口烟圈才慢慢换档,小货车的速

度渐渐加快,兰小茵感到奇怪,她突然觉得司机有点面熟,像某人,又像在什么

地方见过,刚要细想,便觉一阵睡意袭来,她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

  货车老司机一声怪笑:「真没想到,居然钓到了兰小茵,这美人我要好好享

用,呵呵呵……我就是青黛如眉……呵呵呵……」

  夜色中,这名货车老司机卸下了伪装,他是个狡诈阴险、干瘦,看上去只有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狠跺油门,小货车加快速度,在蜿蜒的公路行驶半小时后,突然拐

进一条乡间小道,又颠簸了近两小时,小货车终于停在一栋偏僻的小屋前,司机

从车上跳下,迫不及待地打开后车门,把沉睡的少女抱进小屋子。

  小屋子不大,砖木结构,分两层,跟许多农村的土房差不多,里面陈设简陋,

到处散发出阵阵的霉味,楼上的房子加了隔音板,屋内的人就算喊破喉咙,外面

的人也听不到。

  昏睡的少女就躺在二楼一张靠墙的木板床上,她的身边凌乱地摆放着同样发

霉的棉被和枕头,枕头边还有一綑绳索。

  「她叫什么名字?」

  一名三十岁左右,相貌英俊的青年缓缓地脱下西服。

  「兰小茵。」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清除脸上的矽胶和假胡子。

  「没有人看见吧?」脱完衣服的青年轻轻抚摸着昏睡少女的脸庞,也许是很

意外少女的美貌,青年露出满意的神情。他温柔地解开少女的衣服、裙子、胸罩

和内裤,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具娇嫩清纯的少女肉体,看着稀疏的阴毛,青年的

眼睛射出狂烈的欲望,他扑向少女的下体,疯狂地舔吸少女柔嫩的阴户。

  旁边,干瘦、猥琐的中年人吞咽着唾沫:「没有任何人看见,和以前一样顺

利。」

  青年舔吸一会儿,蓦然回头:「你到楼下守着,我干爽了,你再上来。」

  中年人露出乞求的眼神:「这次我……我想看看。」

  「呵呵,殷老师的癖好比我还多耶。」青年发出怪异的狂笑,他嘴角还有一

根卷曲的阴毛。

  少女的双腿被打开,柔嫩的阴户像朵鲜花,花瓣似的阴唇粉红饱满,也许担

心阴道不够润滑,青年从发霉的枕头下拿出一支润滑膏,挤出一小坨涂抹在硬挺

的阴茎上,待整根阴茎光亮滑腻,青年露出邪恶的笑容:「殷老师,你还是单身,

不如娶这个兰小茵做你的老婆好不好?」

  中年人干笑两声:「好是好,可人家会答应吗?」

  「你那么贱,一定有办法。」青年邪恶的笑意越来越浓,他很有经验的把肿

胀的龟头顶在少女的阴唇上来回摩擦,等到阴唇变得鲜红,阴道里有液体分泌,

青年才阴阴一笑:「殷老师,我要干你的老婆了。」说着,他用力一挺,将硬挺

的阴茎插入少女的阴户,继续前行,冲破了一些阻隔,阴茎终于抵达终点。

  「噢……真爽,殷老师,你老婆的穴好紧,我喜欢干你的老婆。殷老师,你

告诉我,青黛如眉四个字是什么意思?」青年轻轻拔出阴茎又迅速插入。

  「我也不知道啥意思,随便取、随便取的。」中年人脸色铁青,他没料到留

下来看少女被破处竟然遭到侮辱,看见青年的阴茎在少女的阴道横冲直撞,中年

人的心里就充满怒火,仿佛青年正在强暴自己的老婆。

  「噢……好紧、好爽,这兰小茵是你带来的女生中最爽的一个,我真嫉妒你

娶了这么棒的老婆,今天我要好好干你老婆,干到没有精液为止……」青年开始

疯狂地抽动,少女惨遭蹂躏,乳头亦赫然留下青年清晰的齿痕,但他没有丝毫怜

惜之心,他还在继续咬、到处咬,可怜的少女已是遍体伤痕,连柔嫩的阴户也流

出殷红血水,血水染上发霉的棉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