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魔鬼教师】(第三集)

【魔鬼教师】(第三集)

 时间:2018-01-10 10:26:48 来源:艳文阁 

【魔鬼教师】(第三集)

               第三章负伤

  安逢先忍不住吻了一下喻美人的红唇:「你可是答应安老师,今天晚上除了

做爱之外,安老师要做什么都可以的噢,你不许耍赖。要知道安老师为了让你做

学校的形象代表费尽心思,付出了多少的代价,耗掉了多大的人情吗?」

  喻美人幽幽地叹道:「我知道,以后赚到了钱,我会好好报答安老师的。」

  安逢先深情地看着喻美人:「不错,虽说目前你只是学校的形象代表,但只

要上了杂志,你就是平面模特儿;上了电视媒体,你就是广告明星。以你的条件,

将来绝对可以大红大紫、大富大贵,甚至比贝蕊蕊和夏沫沫更有钱、更有地位。

到那时,你妈妈一定为你感到骄傲,到时你一定会忘记可怜的安老师。」

  博取同情是男人讨女人欢心的一大法宝,安逢先都用烂了,却屡试不爽。

  喻美人眼眶微红,她激动地猛摇头:「不,我不会忘记安老师的,安老师不

仅帮助过我,还是……还是第一个亲我的男人。」

  安逢先就等喻美人这些话,动情的女人更容易摆布,但安逢先并不着急,他

告诫自己必须要有耐心:「安老师还希望是第一个摸你奶子的男人,安老师知道

如何摸你才舒服。」

  喻美人小声娇嗔:「我一点都不舒服。」

  安逢先很疑惑的样子:「不会吧?安老师再重复一遍。」滑腻的肉球在安逢

先手中变成了玩物,安逢先慢慢地揉动手掌,凸起的小点令掌心发痒,安逢先加

重了揉搓的力量。

  「嗯……」热力在上升,麻痒在蔓延,喻美人感到异常的舒服,但她不能说

出口,身为全校闻名的冰美人,她必须装出十足的矜持,尤其是面对安老师,喻

美人更不愿意露出一丝欢愉的表情,她偷偷打量安逢先,除了眼睛有点小之外,

安老师也勉强算是帅哥,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很有魅力,怪不得高中的女生都在

私下讨论他的屁股。

  看到脸色绯红的喻美人半眯着眼睛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安逢先的心打了一

个颤,他柔声问:「是不是舒服点了?」

  「嗯……」喻美人发出蚊蚋般的呻吟,丝巾早已不见踪影,如今连身裙的肩

带也被脱下,露出了骨不明显,肉不见多的肩胛,再往下脱,两只结实白嫩的乳

房从白色蕾丝胸罩中跃然而出,震撼了安逢先的心灵,这么美的乳房就连席郦也

稍逊一截,手掌盈盈一握,乳头翘立,指尖过处,喻美人的肌肤果然有冰凉的感

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玉骨冰肌?

  安逢先呼出一口浑厚的浊气:「喻美人同学,安老师想做第一个吻你奶子的

男人。」

  迷人的美乳已在安逢先的手中来回揉捏了几十下,喻美人羞涩地摇摇头:

「不要啦!」

  安逢先托起喻美人的臀部,褪下整条连身裙,迷人的肉体迅速激起安逢先强

烈的欲望:「安老师想做第一个吻你小肚子的男人。」

  喻美人象征性地拉扯两下,就眼睁睁地看着连身裙被甩在一边,她只好把一

条手臂横在胸前,另一条手臂遮掩下体的禁区:「真没有想到,我们一直尊敬的

安老师那么坏。」

  安逢先一脸坏笑:「安老师也没想到,一向清高的喻美人同学竟然穿性感的

蕾丝内衣,蕾丝内裤好透明噢。」

  喻美人瞪了安逢先一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和沫沫、蕊蕊都穿几年了。」

  安逢先感叹现代女孩成熟之快,他的眼睛快凸出来了,喻美人的肉体比他想

像中还要迷人,除了粉红的乳头,她全身白得眩目,就连凹陷的肚脐眼都是粉白

粉白的,没有一丁点污垢,小蛮腰纤若杨柳,光滑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但该长

毛的地方一点都不含糊,那片整齐的倒三角地带已是一片黑油油,与雪白的肌肤

相映成趣,安逢先禁不住把手伸过去:「真想不到,小小年纪,就发育成这个样

子。」

  喻美人急忙地抓住小内裤:「安老师……安老师,你脱人家内裤做什么?你

答应过我的。」

  安逢先瞪着半透明的蕾丝小内裤:「安老师……想看看你下面。」

  喻美人快要急哭了:「那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小喻同学……」安逢先已面红耳赤,欲火焚身,他不但想脱掉喻美人的内

裤,还想脱掉自己的裤子。要不是一部廉价的手机从口袋里滑出,分散了他的注

意力,安逢先可以在十秒之内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

  手机在振动,显示有讯息传来,安逢先喘着粗气:「等老师看看讯息,再跟

你解释什么是贞操……咦?」

  喻美人想跑,她很害怕安老师冲动的样子,尤其看到安老师下体那高高隆起

的地方,喻美人就吓得浑身发抖,虽然安老师保证不会侵犯她的处女之身,但谁

又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安老师说话不算话怎么办?

  只套着一条裤子的安逢先触电似的从沙发上弹起,神情严肃地对着电话说:

「蕊蕊你别慌,你现在把电话给那个人。」

  「蕊蕊?」喻美人睁大了眼睛,她忘记自己还处于危险之中。

  「嘘。」安逢先警告喻美人不要说话,那一瞬间,喻美人感到害怕,她害怕

安逢先,更害怕贝蕊蕊出什么意外。

  「我是她们的老师,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但我警告你,那两个女

孩如果少一根头发,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安逢先语气很平静,平静得

没有半点抑扬顿挫,就好像牧师替棺材里的死人祷告一样,他平静地拿起贝尔拉

图红酒,斟满了一大杯,然后一饮而尽。

  「挖眼珠子?」喻美人怀疑自己的耳朵出毛病,这还是那温文尔雅的安老师

吗?

  「你不信?你想见我?呵呵……那地方我知道,你有种就等我。」放下电话,

安逢先一边迅速穿衣服,一边很温柔地告诉喻美人:「我先走,你随后马上回家。」

  「是不是沫沫和蕊蕊出什么事情?我不回家,我要去找她们。」喻美人大叫。

  「你最好别把安老师惹急了,好女孩就应该听话,尤其要听安老师的话。」

安逢先的眼里掠过了一丝冷芒,喻美人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夜空晴朗,月色皎洁,但文阳还是嫌光线不是,他让人在公路的两边又增加

了四堆篝火,在跳跃的火焰中,文阳神色凝重,在江湖拼杀多年,他练就一种本

事,那就是从别人的话语中嗅出危险。从接完安逢先的电话之后,他就心神不宁,

一般的书呆子老师不会说出这种没有感情又很有力度的话,是吓唬人,还是真有

所恃?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看看周围三十多个手抄

家伙的兄弟,他不禁哑然失笑,难道三十多人还怕一个人?

  也许那姓安的不会一个人来,文阳冷哼一声,他吩咐下去,德宗社的人只要

能走路的,全都往废弃公路集结。

  「小凡,好东西不会白白捡到,好女人也不会白白有人送,那骑车的小美女

确实漂亮,但人家的守护神来了,你想要的话,就只能找那人拼命,与我无关,

我只关心那个穿超短裙的马子。」文阳小心试探向景凡的立场,此时向景凡的立

场对文阳很重要。

  「我不想惹事,也不想拼命,我不会强迫女孩做她们不愿意做的事情,只要

不伤害这两个女孩,我不想介入你和别人的恩怨。」向景凡不傻,文阳与安逢先

通电话的时候,他就在一旁。其实在道上争风吃醋很平常,但也很忌讳没有绝对

的实力时,千万不要跟别人抢女人。只因夏沫沫妍姿脱俗、晈若秋月,向景凡一

时头脑发热,才会与文阳争锋,如今见事情难以善后,他似乎萌生了置身事外的

念头。

  文阳笑了,向景凡前倨后恭,刚才气势如虹,如今却偃旗息鼓,这种人多属

缩头乌龟:心里不禁轻视向景凡几分:心想:等过些日子,一定找机会铲平这支

赛车队,以雪今日之辱。

  夜深寒露重,本来清朗的夜空飘来一片薄云,遮住皎月,袤广的大地上笼罩

一层灰蒙蒙的色彩,陡增几分诡异,也添了几分肃杀。

  一辆急驰而来的计程车停靠在废弃公路的入口,从车上走下一人,计程车司

机甚至没索要车资就飞速离去,如果不是被逼,又有哪个司机愿意深夜载客,去

一条荒芜的废弃公路?

  从废弃公路的入口一直前行,安逢先走得很稳,没有丝毫犹豫,他只孤身一

人。

  晚风不停,篝火乱舞,整条非法赛车道寂静得令人窒息,夏沫沫的眼睛又湿

润了,她甚至还微微地颤抖,因为激动而颤抖。

  「我来了。」安逢先环顾四周后,目光停在文阳的身上,他凭感觉,认定眼

前这名赤裸上身的男子就是与他通话之人。

  文阳左看右看,突然发出一阵狂笑,他笑自己太窝囊,居然胆战心惊地等了

一个手无寸铁、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整整两个小时,他还笑安逢先一定是个呆

子,绝品的书呆子,因为只有呆子才会孤身一人挑战德宗社。

  安逢先没有笑,他的目光很柔和,因为他看见了夏沫沫和贝蕊蕊,只要见到

自己喜欢的女人,他的目光就会很温柔,席郦就曾讥笑他是一台碎肉机,他不解,

席郦解释:把爱心绞碎后分给所有美女的多情机器。

  「站住。」

  一名看上去地位不低,满脸横肉的大个子向安逢先怒吼,但安逢先好像没有

听见,他径直向夏沫沫和贝蕊蕊走去,临出酒店的时候:心细的安逢先拿走了一

条毛毯。

  满脸横肉的大个子已蓄势待发,他在等文阳示意,但文阳没有丝毫表情,他

感到奇怪地盯着安逢先,遍寻记忆中,没有哪个剽悍的江湖人物与安逢先吻合。

  「谢……谢谢安老师。」贝蕊蕊泪如泉涌。毛毯很厚,盖在身上很暖,但比

毛毯更温暖的是安老师的出现。

  「呵呵,饿了吧?走,你们先去吃东西,回头安老师给你们打电话。」这次

不同,安逢先的语气抑扬顿挫,充满感情,要不是早知安逢先的老师身分,所有

人都会认为安逢先是两名少女的亲人。

  「不,要走我们一起走。」夏沫沫言语娇柔,但听起来却铿锵有力。

  「别急,你们的安老师还没挖掉我的眼珠子,怎能走?」文阳一声冷笑。

  安逢先态度很诚恳,但明显针锋相对:「我为什么要挖你的眼珠子?我不是

杀人狂,也不是变态狂,两名女孩没有受到丝毫伤害,我就没必要挖你的眼珠子。

再说,身为一个老师,我不可能在我的学生面前挖谁的眼珠子,这会让她们睡不

好、吃不香:心里有阴影,你说呢?」

  文阳的脸色青得令人害怕,他点了点头:「那好,我就让她们离开,我也是

怜香借玉的人,我也不想让美女看我如何挖你的眼珠子。」

  安逢先笑了,笑得很平静:「太好了。」

  文阳嘶声大吼,声震夜空:「让两个女的走,所有无关的人都离开。」

  一阵骚动,机车轰鸣,怕事的人走了,看热闹的人也走了,但废弃公路还是

聚集着下少人。

  向景凡怔征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安逢先,他和他的ABC车队都在犹豫,但突

然间,废弃公路的入口一下子聚集了很多辆车,从车里涌出近百人,这些人都手

拿棍棒铁条,不用猜,全是德宗社的人。

  向景凡见状脸色大变,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没有再犹豫,迅速发动引擎,率

领他的车队成员迅速离去。

  夏沫沫没有发动她的红色YAMAHA,贝蕊蕊也没有催促,她们明白安老

师要她们先离开就是想保护她们,但她们更明白安老师的处境有多危险。夏沫沫

难过地看着安老师,她内心充满愧疚,这件事情本来与安老师无关,她责怪自己

不该给安老师惹麻烦。

  泪水沿着夏沫沫绝美的脸庞流了下来,这是她懂事以来第一次流下眼泪,眼

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可就在夏沫沫抹眼泪的瞬间,贝蕊蕊却从机车上跳了下来,

身上的毯子太重,令她摇摇晃晃地走到文阳面前,大家都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她

竞破口大喊:「你这个男人怎能这样?不就是流点血吗?何必跟我们这些小孩斤

斤计较?你也是一个老大,老大就应该以德服人,怎可以为一点点小伤喊打喊杀,

现在我都答应赔你钱了,你还想怎样?十万够不够?不够就二十万,我……我就

这么多钱了,我保证一分都不少的给你。」

  所有人闻言都愣住了,夏沫沫吃惊地瞪大眼睛,心想:一向柔弱娇懒的贝蕊

蕊居然敢向黑帮老大破口大骂,是不是精神错乱了?

  安逢先也惊讶地看着气鼓鼓的贝蕊蕊,在他的印象中,贝蕊蕊是一个看任何

男人都眼睛水汪汪的性感小尤物,他甚至怀疑贝蕊蕊已不是处女,不过见她突然

发飘,安逢先不禁刮目相看。

  文阳有些恼羞成怒,在闪烁的火光中,他的脸色变化不定,被一个黄毛丫头

当众责难,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如果不是因为太喜欢贝蕊蕊,恐怕贝蕊蕊早已

当场溅血。

  安逢先的眼里闪过一丝忧虑,文阳与贝蕊蕊距离太近,恼怒的文阳随时都会

出手,不容细想,安逢先身形急闪,纵身向贝蕊蕊跃去,满脸横肉的大个子见状,

以为安逢先率先出手,他怒吼一声迅疾扑向安逢先。

  这一仓促变化出乎所有人意料,文阳想阻止已来不及,安逢先与满脸横肉的

大个子一照面就高低立判,即便大个子先出手,安逢先还是比他快很多,手掌起

落,他准确地劈中大个子的颈部大动脉,大个子连哼一声都没有就瘫软在地。

  文阳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后退了几步,身边的人立刻一拥而上,刀棍砍向

安逢先,安逢先把贝蕊蕊拉到身后,扯下厚厚的毛毯包裹住手臂,连续挡住了几

道砍杀后,他不退反进,绝地反击,闪电般的出拳准确有力,眨眼间已有四人倒

地不起。

  可是,人还是不断扑来,安逢先左抵右挡已是相形见绌,一不小心,小腿被

棍棒击中,身体稍有迟滞,左肩又被劈刀刮中,钻心的疼痛难以忍受,无奈之下,

安逢先暴喝一声,弹身再起,毛毯从手中飞出,盖向扑来的人群,对方一阵手脚

慌乱,安逢先趁势直取中路,夺下一根手腕粗的铁棒,气势磅礴地横扫而出,顿

时惨叫连连。

  德宗社的人虽然经常打打杀杀,但哪曾见过如此剽悍的对手?气势一弱,竟

然全都裹是不前。安逢先连喘了几口气,并没有顾及肩膀剧烈的疼痛,而是举起

铁棒指着文阳,厉声道:「我赢不了你几百人,但死之前我要告诉你,你叫文阳,

德宗社当家的,三十三岁,高桥人。你有两家夜总会、一家健身中心、一家餐馆、

三家槟榔店。你的母亲七年前过世,你的父亲是退役军人,家住高桥新界路七十

六号北巷,你还有一个弟弟在苏州经商。」

  文阳大吃一惊,他的身世、他的境况,甚至他的产业,安逢先怎么会知道得

一清二楚?他立即阻止所有人的进攻,沉声间:「你是如何知道这些?」

  「我还知道你有一个三岁大的儿子,并住在哪里。现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我就不说出来了,因为我没有那么无耻。但我要告诉你,我今天要是活不了,你

和你的家人、兄弟,还有你的老婆、孩子,都会二死去。如果你想玉石俱焚的话,

那就来吧!」安逢先扔掉了铁棒,现在他真的手无寸铁,而且身上还有伤。

  德宗社的人都看着文阳,只要文阳一声令下,安逢先就会被剁成肉泥。

  文阳也不用担心受到指控,有很多小弟愿意为他顶罪,可是意外发生了,文

阳眼望夜空,惨然苦笑:「兄弟,对不起,请您高抬贵手,我的命您随时可以拿

去,但我希望您别伤害我的家人。」

  安逢先冷冷地看着惶恐的文阳:「我说过,我不是杀人狂,我也不想要你的

命,今天大家都有损伤,我希望这件事情从此一笔勾销。我和我的学生可以走了

吗?」

  文阳垂头丧气,他连考虑都不用,就主动让出一条路:「你们走吧!」

  废弃公路寂静无声,只有篝火发出哔剥的声音。

  「轰……」

  在几百人的注视下,飞驰而去的红色机车发出急促的轰鸣声。骑车的不是夏

沫沫,而是安逢先,夏沫沫毕竟娇小,独自骑250CC的机车已有些吃力,如

果再加上安逢先,她肯定无法驾驶,幸好安逢先会驾驶机车,夏沫沫与贝蕊蕊一

前一后,把安逢先夹在中间,这是夏沫沫第一次让男人贴着背脊,也是贝蕊蕊第

一次搂男人,两个小美女的感觉是既紧张又害怕。

  安逢先觉得很怪异,隔着薄薄的衬衣,背肌上两颗蠕动的肉球似乎感受得特

别明显,他不知道贝蕊蕊的内衣早被小流氓扯去,此时她的上衣里完全真空,而

夏沫沫的翘臀在不经意间总与安逢先的下体摩擦着。安逢先不停地警告自己不要

胡思乱想,但下体还是渐渐隆起来。

  迎面而来的夜风也无法阻挡夏沫沫的脸蛋发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住她的翘

臀,夏沫沫不是笨蛋,她知道那硬硬的东西是什么,所以她闪避,但机车的空间

有限,无论怎么闪避始终还是接触得到,她无奈至极,总不能破口大骂救命恩人。

  贝蕊蕊羞得无地自容,虽然她平时看上去有些花痴,但实际上她是保守的女

孩,和夏沫沫、喻美人一样,还没有让哪个男子牵过手,如今却把大胸脯压在一

个男人的身上,虽然他是老师,但也快羞死了,她同样无可奈何,毕竟如果不抱

紧安老师,很有可能会从疾驰的机车上掉下去。

  驶进了高速公路,机车却快不起来,两名少女都迫切希望见到计程车,这样

就能分掉一人,避免尴尬,可惜!深夜的高速公路连车的影子都不多,哪里会有

什么计程车。

  安逢先却不这么想,这种被美女前后夹击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如果不是肩

膀的刀伤需要包扎,他真想把机车骑得越远越好。

  「哇……前面好像是计程车,太好了。」夏沫沫指着前方大呼小叫,她实在

无法忍受小臀被硬物摩擦了。

  「唉,沫沫你又冲动了,你见过计程车的车顶灯是闪动的吗?」贝蕊蕊揶揄

了一句,不过,她很快就脸色大变:「完蛋了,是警车耶。」

  安逢先此时也认出前方急驰而来的是两辆警用摩托车,如果没猜错,一定是

好心人报的警,想到这位好心人,安逢先脸现怒容。

  很快,警车就迎面而来,几乎与红色的YAMAHA擦肩而过,安逢先立即

催油加速,因为他意识到三人坐一辆机车是违法的,何况安逢先身有刀伤,如果

被警员询问起,那就麻烦了,要是被学校知道,那后果更严重,想到这里,安逢

先不无担心:「希望警车别回头。」

  话音刚落,贝蕊蕊就说了一个坏消息:「真有一辆回头耶。」

  安逢先在叹气,红色的YAMAHA时速到了六十英里,这几乎是安逢先能

掌控的极限,机车如流星赶月般飞驰。,但仍然与追赶而来的警车越来越近,安

逢先大惊,咬咬牙,把速度再提高到八十英里,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外,还有贝

蕊蕊的尖叫。

  八十英里对于经常赛车的夏沫沫来说很平常,但对于安逢先与贝蕊蕊就近似

于疯狂,安逢先退缩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有责任保护这两名少女,如

此快的速度,万一失事怎么办?他心中的理智战胜了自私,反正没什么大不了的,

最多是向员警解释清楚。

  警车很快追上并超越红色机车,扩音喇叭传来警员严厉的警告:「请你们立

即停车接受检查……请你们立即停车接受检查……」

  安逢先没有选择的余地,他把机车慢慢停靠在路边,夏沫沫与贝蕊蕊都跳下

车,她们也知道麻烦来了。戴安全帽的员警大哥在不远处停下警车,警戒地一步

步走来,刚说了一句:「请熄火……」就出现意外,他的对讲机传来紧急警讯:

20066请立即增援废弃公路,重复一遍,请立即增援废弃公路。

  「耶!」

  真是坏运气中的好运气,三人喜出望外,但简单的击掌庆祝却触动安逢先的

肩伤,血依然流淌不止,三人连忙重新上车,寻找最近的医院。

  医院没有找到,夏沫沫却发现了一家「黄师傅宠物诊所」。诊所的医生是一

名中年瘸子,他像处理宠物一样很专业、很仔细地为安逢先包扎好肩伤。

  夏沫沫与贝蕊蕊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看见安逢先从诊室里走出来,她们赶

紧上前询问:「医生,老师的伤严重吗?」

  「虽然缝了针但不用担心,一个星期后伤口就会癒合,你们可以走啦!记住,

多休息,别做剧烈运动,包括房事。」医生也不知为何说出最后那句话,也许他

根本就不相信三人是师生关系。

  「房事?」夏沫沫疑惑地看着贝蕊蕊问:「我没听错?死瘸子,我找他评理

去。」

  「哎呀,今天发生的事情,你还嫌少啊?算了啦,沫沫,你就知道冲动,我

们送安老师回家啦!」贝蕊蕊赶紧拉住夏沫沫,今天要不是夏沫沫太过冲动,也

许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安逢先笑了笑:「这点小伤而已,不用你们送,你们也该回家了。」

  贝蕊蕊又争取了几次,安逢先都不同意两名少女送他回家,贝蕊蕊无奈,只

好睁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那安老师明天还上课吗?」

  安逢先点了点头:「当然。」

  「那……那我们走啰,谢谢安老师,安老师拜拜。」贝蕊蕊抬起小手,一脸

的不舍。

  夏沫沫已经发动机车,甩了甩长长的秀发:「安老师,谢谢你救了我们,我

永远记住今天。」

  安逢先突然有些感触,席郦和邢爱敏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到最后还不是一

句空言?他淡淡地摆了摆手:「不用谢,走吧、走吧!」这时他才注意到贝蕊蕊

胸前那清晰的凸点,这样的打扮真容易引人犯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