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魔鬼教师】(第五集)

【魔鬼教师】(第五集)

 时间:2018-01-08 10:46:09 来源:艳文阁 

【魔鬼教师】(第五集)

              第五章要胁

  一晚没睡好,精神当然欠佳,但王雪绒仍然美丽动人,她身穿一件浅蓝色的

上衣和一条紧身长裙就出门了。想想昨晚好不容易等到丈夫出差回来,本期望云

雨一番,说不上享受,但满足生理需求还是必须的,没想到丈夫吃饱喝足后倒头

便睡,还睡得像死猪一样,王雪绒就算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也没能让丈

夫那条软绵绵的东西硬起来。

  唉,这个月比上个月更糟糕,才做过一次,还是半吊子,往后的日子该怎么

过呢?王雪绒几乎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去上班。

  「嗨,王雪绒老师,你来了啊!要不要到我办公室坐坐?」殷校长有些兴奋,

好几天都没与王雪绒单独聊聊了,今天他一大早就在王雪绒必经之路等候,时间

掌握极好,没有等多久就等到王雪绒,但见她脸色不好,殷校长兴奋之情迅速消

退。

  「去你办公室干什么?」王雪绒的口气果然很冲,虽然嘴上问殷校长,但她

心里早明白殷校长叫她去办公室的目的,这个半秃、猥琐的男人真是色心不死。

  王雪绒有时候真恨自己,为了学校的一些福利、待遇问题,她偶尔会对殷校

长流露一点暧昧,殷校长当然会纠缠不止,因而闹得满校流言蜚语,可其实王雪

绒与殷校长并没有发生任何超越同事以上的关系。

  「坐坐嘛,见你情绪不好,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有的话,就跟大哥说,大哥

帮你解决。」校长一直在注意王雪绒的臀部,无论是侧面还是正面,王雪绒的臀

部都极具美感,浑圆挺翘,没有半点松弛。虽然她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身材

没有丝毫走样,和二十年前一样,胸大臀圆。

  「没什么好谈的,烦。」王雪绒厌恶殷校长的眼神。

  「等等,过段时间新的教师宿舍就要开建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如果到时

候好房子都给人家分完了,你可别怪我啊!」殷校长露出诡异的笑容。

  「哦,这个问题,我是要好好跟敬爱的校长交流一下,嗯,现在就去?」王

雪绒还是决定到校长办公室去坐坐,如今有了房子就等于有了命根子。

  殷校长连忙陪笑:「现在去最好,才刚刚开始早自习,离第一节课还早。」

  「那好吧!」王雪绒堆起笑容,哪怕再假,也是牡丹绽放,玉貌花容,令殷

校长都看呆了。心想:做为老师,王雪绒确实浪费。

  肩伤似乎有愈来愈严重的趋势,因此安逢先在寻找王雪绒,因为王雪绒不仅

是英语老师,还是一名出色的红十字医务工作者,学校的校医刚好请假,医务室

里没人,安逢先又不喜欢去医院,经人指点,安逢先才急着找王雪绒。

  「哇,安老师的肩膀怎么了?」英语组的刘老师见到安逢先这个样子吓了一

跳。

  「昨晚给车撞了一下。」安逢先左看右看:「王老师呢?医务室没人,我想

请王老师帮忙看一下伤口。」

  「刚才我还看见王老师和校长在走廊聊天,应该是去校长办公室了吧!」刘

老师顺手一指。

  「谢谢啦!」安逢先身体发烫,似乎有发烧的迹象。

  殷校长的办公室里窗明几净,宽大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座精巧仿真的建筑模

型,模型正上方标有一行字:北湾一中教师员工宿舍五百比一实物模型。

  光看豪华大气的模型,王雪绒就充满期望,殷校长贴近她的身体:「这次新

建的教师宿舍,教育局只允许盖八层,每层六套房子,一共才四十八套,除去五

套给军人家属,剩下的四十三套就由学校的六十二名正式教职员工以及七名退休

老师分配。僧多粥少,众口难调啊!」

  「真难为殷校长了,殷校长工作繁忙,还要兼顾老师们的生活,真令人感动。

就不知道殷校长决定了分配方案没有?」王雪绒没有闪避殷校长的贴近,因为殷

校长说的是实情,王雪绒虽然年纪不小,但她是半途从教,由一名医务工作者改

当老师也才十三年,所以资历尚浅,哪怕最后分到新房子,也只能得到那些阳光

欠缺,面积窄小,楼层低的房子。

  「经过校委会的协商,特别是经过我仔细审查之后,我们有了初步方案。很

可惜啊!这次新宿舍的分配暂时没有王老师的名额,王老师还要在旧宿舍委屈几

年,下一批新建宿舍,我会第一个考虑王老师的。」殷校长几乎把身体靠在王雪

绒的身上,裤裆那地方已暴胀坚硬,快要陷进王雪绒的圆臀中间。

  王雪绒羞怒交加,殷校长的话无异五雷轰顶,虽说旧房子也可以住,但跟新

房子相比,简直就是鸡窝比凤巢。王雪绒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分房的资格都没有,

她马上意识到,要改变房子的分配方案就只能求殷校长了,殷校长会帮忙吗?

  王雪绒很犹豫,臀部那东西越来越明显,几乎顶到她的禁区,现在必须要制

止,可是,制止殷校长的放肆也等于放弃了房子,怎么办?

  见王雪绒沉默不语,殷校长兴奋不已,他肿胀的下体完全陷入王雪绒的股沟。

敏感禁区的一阵麻痒惊醒了王雪绒,盛怒之下,王雪绒的口气异常严厉:「殷校

长,别这样,你太过分了。」

  「王老师,你知道我并不过分,生物组、中文组的几个年轻女老师都找我帮

过,她们都年轻漂亮,又舍得付出,但我还是没答应她们,因为每套房子的争夺

都异常激烈,但不管竞争有多激烈,只要我一个决定,王老师就可以拥有一套属

于自己的房子,你可以随意挑选最满意的楼层、最满意的位置。」

  殷校长张开双臂,从王雪绒身后拦腰紧抱,别看殷校长个头歪局,但双臂有

力,王雪绒挣扎几次也无法挣脱,也或许王雪绒根本就没有挣脱的决心。

  「殷校长……」王雪绒失去阻止殷校长放肆的决心,一双已有老人斑的大手

从王雪绒微隆的小腹缓慢向上,最终摸到了饱满坚挺的乳房,乳房硕大,一只大

手也无法掌握一只饱满的乳房,王雪绒在叹气,强烈的屈辱令她想哭。

  「现在王老师可以选房子了,选八零五房好不好?我已选了八零六,我们可

以做邻居,以后大哥可以方便照顾你。」殷校长把王雪绒顶到大楼模型前,他的

手趁势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一根坚硬的肉茎。

  「殷校长……我不要八楼,我要六楼。」王雪绒感觉到禁区又麻痒了,这次,

那东西更明显,王雪绒有些慌乱,圆臀几次要摆脱都无济于事,何况又要顾及胸

前,殷校长的手已解开王雪绒上衣的扣子,伸手抓住了饱满坚挺的乳房,一顿急

促的搓揉,王雪绒竟然有舒服的感觉,是身体太敏感了,还是好久没有男人摸了?

王雪绒发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呻吟。

  但殷校长却察觉到了呻吟,他动作变得温柔,指头揉弄那凸起的乳头:「为

什么?不愿意跟哥哥做邻居?」

  「不……不是,丈夫身体不好,不……不想爬那么高。」王雪绒按住校长的

手,却无法阻止黑色长裙被撩起,一条黑色蕾丝内裤被拉到膝盖,王雪绒没想到

殷校长的动作那么快速,天啊!雪白的圆臀已经裸露在色眯眯的校长面前,王雪

绒的心揪了一下。

  殷校长猥琐地轻笑:「你丈夫身体不好,你大哥身体倒很棒,再说了,都有

电梯的,不用爬。」

  王雪绒满脸羞红:「啊……那就听殷校长的,我……我要准备上课了。」

  殷校长冷笑一声:「你要去上课,你的房子就要下课了,王老师,大哥一直

喜欢你,你就别拒绝了,以后大哥什么都可以帮助你。」

  话到这个分上,王雪绒已无法再拒绝:「啊……殷校长,你、你不能在这里

……」

  殷校长挺起粗硬的肉茎,用乌红的龟头对准圆臀的中心:「放心,早自习时

间,没人会来我这里的。」

  「砰、砰……」话音刚落,办公室的大门突然响起敲门声。

  安逢先很少来校长办公室,因为安逢先恼恨殷校长多管闲事,他每次喜欢哪

个女生,殷校长就会出现在那个女生的周围,给安逢先设置无数的障碍,以前追

邢爱敏与席郦时,殷校长就出来拆台,幸好安逢先桃花运旺,有惊无险,终把美

人追到手。

  足足过了一分钟,殷校长才把门打开,他吃惊地看着安逢先的肩膀:「哦,

是安老师,你的肩膀怎么了?你也是来看宿舍的?」那话里的意思表明王雪绒是

来看宿舍的。

  安逢先看见了殷校长身后的王雪绒,但他没注意到王雪绒的神情极不自然:

「呵呵,不是,我是来找王老师的,校医小向请假了,我想找人帮忙换药,听说

王老师以前是学医的,又刚好在校长这里,就过来相请,没有打扰你们吧?」

  殷校长看了王雪绒一眼,干笑道:「没有、没有打扰,我们正在讨论宿舍分

配,呵呵,王老师的意见我们会考虑的,至于安老师就请放心,你是全国优秀教

师,宿舍你肯定分得到,这是国家规定的。」

  安逢先满嘴客气:「谢谢、谢谢校长,呃……王老师有空吗?」

  脸上红晕未褪的王雪绒点了点头:「当然有空,安老师请跟我到医务室吧!」

  「好的,麻烦你了,嘶……」安逢先龇牙咧嘴,伤口一定很疼。

  王雪绒与安逢先走了,殷校长好恨:心里大骂:这个王八蛋已破坏我几桩好

事,莫非是克星?有机会一定要把他赶走。啊!殷校长闭上了眼睛,把一件黑色

的蕾丝胸罩放近鼻子猛嗅,那上面还弥漫着王雪绒的体香,真是如兰似麝,回味

无穷。

  医务室是一座僻静的小院,就如医院一样,谁也不会没事去光顾,加上校医

小向的姿色平平,来这里的人更不多。

  从总务那里拿到了医务室的钥匙后,王雪绒把安逢先领进了安静的医务室,

身上燥热,她打开了电风扇,柔风徐徐,王雪绒却悚然大惊,她发现身上少了胸

罩。

  一定是落在校长办公室里了,王雪绒恨恨地皱了皱眉头。

  「王老师可要温柔点啊!我怕疼。」安逢先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眼睛不时盯

着王雪绒浑圆的美臀,王雪绒吸引男人的地方很多,美臀就是其中之一。

  「怕疼就别找我。」王雪绒收拾烦乱心情,熟练地把各种绷带、消毒水之类

的东西备齐,然后命令安逢先脱去衬衣,安逢先反而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下,才

单手慢慢解开扣子,王雪绒见状,抿嘴偷笑,走上前来帮安逢先脱衬衣,相隔半

尺,又肌肤接触,王雪绒有了异样的感觉,安逢先虽然身材偏瘦,但胸膛结实宽

阔;眼睛虽小,但眉浓如墨:嘴唇虽薄,但鼻梁高挺,很有男人气息。

  可奇怪的是,王雪绒与安逢先同事七年,安逢先居然没有几次是正面看过王

雪绒一眼,开始王雪绒还以为安逢先是正人君子,对人妻不假辞色,但后来,王

雪绒发现了秘密,原来安逢先喜欢少女,虽说没有听过安逢先违反教师职业操守

的传闻,但王雪绒好几次都亲眼目睹安逢先与漂亮的女生相谈甚欢。

  王雪绒一直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虽与安逢先不在同一教师组,但相处七

年,王雪绒还是喜欢上这位身材偏瘦的历史老师。她曾经幻想过与安逢先有一段

浪漫的婚外情,特别是安逢先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称号以后,这种幻想就越强烈。

可惜,安逢先对王雪绒不冷不热,这让她的自信倍受打击,加上丈夫一个月才行

房一次,她甚至怀疑自己真的老了。

  安逢先有些兴奋,王雪绒居然不戴胸罩,透过王雪绒的衣领,一双晃荡的玉

乳隐约展露在安逢先的视线中,他希望王雪绒的动作慢一点,可以让他看久一点,

可惜王雪绒的动作俐落,旖旎的春光很快就消失了。

  「出了什么事?伤口很长、很深。」刚把安逢先的衬衣脱下,王雪绒就流露

出无限的担心。

  「没什么,不小心给车撞了,割伤了一点。」安逢先把目光从王雪绒身上移

开,虽然他对少女情有独钟,但成熟的女人也有无比的诱惑,像王雪绒身上每一

寸的地方都充满了诱惑。

  王雪绒白了安逢先一眼,幽怨地娇嗔:「缝了十几针还一点?嘴上还有酒气,

昨晚一定是去鬼混,年纪不小了,也不晓得找个女人回来成个家。」

  「找不到像王老师这么好的。」安逢先随口一句戏言,他没有想到,这一句

轻佻的戏言却触动了王雪绒脆弱的心,像这种轻佻的话,安逢先经常对其他女老

师讲,但对王雪绒说,意义就不一样了。

  王雪绒的心瞬间发生急剧的变化,岁月的流逝、床事的枯萎、校长的羞辱以

及这几年来对安逢先的单恋,种种委屈纠结在一起,她的情感如脱缰的野马,面

对难得与安逢先单独相处的机会,她决定引诱安逢先。

  其实,安逢先也早就觊觎王雪绒的美色许久了,几年前,安逢先不过是一名

卑微的小老师,给他十个胆也不敢碰一下校长的禁脔,如今安逢先羽翼渐丰,又

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的称号,所以他的胆子逐渐膨胀了起来。

  王雪绒瞟了安逢先一眼,转身拿出一些药盒:「我哪里好?」

  安逢先笑道:「王老师漂亮、性感。」

  王雪绒吃吃地娇笑:「哪个部位漂亮、哪个部位性感?」

  安逢先赞叹道:「眼睛漂亮,屁……屁股性感,哈哈。」

  王雪绒娇嗔:「讨厌,你经常看我的屁股吗?」

  安逢先居然不否认:「是的。」

  王雪绒的脸有点红:「你喜欢女人的屁股?」

  安逢先一本正经地说:「我喜欢和屁股漂亮的女人做爱。」

  王雪绒噗嗤一笑,送上妩媚的秋波:「伤成这个样子就别做那事情了,万一

用力过猛,伤口裂了会出血。」清洗伤口后,王雪绒开始为安逢先涂消炎药,她

涂得很慢,倾斜的身体刚好让衣领敞开,那双饱满高耸的肉峰呼之欲出,她坚信

只要安逢先不是瞎子就能看见奶子。

  安逢先当然不是瞎子,这次比第一次更清晰,生过孩子的的乳头居然还略带

粉红,没看错吧?安逢先强烈的欲望如闪电般体现出来,他的下体隆起一团:

「这个不用王老师担心,我选择省力的姿势。比如现在我坐着,王老师坐上来就

可以插入,不会用力过猛的。」

  王雪绒一刹那就羞得满脸通红,媚态风华,她一声娇斥:「呸,用我打比方

做什么?这么下流的姿势亏你想得出,真够坏的。」娇嗔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

睛已注意到安逢先的裤裆发生了变化,变化可谓惊人。

  「这姿势不下流,女人都喜欢这个姿势,可以插得最深,王老师没试过?」

安逢先这只老猫哪有闻不出腥味的道理?如果不是肩膀疼痛,他早扑上去了。

  「没有……」王雪绒虽然想引诱安逢先,但才释放出一丁点的蛛丝,安逢先

马上寻迹而来,如此老练敏锐,把王雪绒吓了一跳,心想:全天下的臭男人都这

般急色,看他裤子都快撑破了,真不知羞。

  「不过这个姿势需要一个条件。」安逢先已是眉飞色舞,王雪绒的继续搭话

令他喜出望外,女人只要愿意和你聊性事,就表示芳心已暗许,但他却不知王雪

绒反而期望安逢先更主动些,早自习时间快要结束,学生一下课,就意味着一切

都结束。

  「什么条件?」敷上了药膏,脸带窃笑的王雪绒开始绑绷带。

  安逢先揉了揉肿胀的裤裆:「男人的东西要够长,要不然插着插着,那东西

跑出来,女人肯定会发疯,对不对?」

  王雪绒噗嗤一笑:「你的东西是不是经常跑出来?」

  安逢先佯怒道:「那绝对不可能。」说完,也不管王雪绒答不答应,就从裤

裆里快速掏出一根足足二十公分长的肉棒,龟头黝黑,茎身血管盘曲,有婴儿手

臂粗,狰狞的气势不同凡响。

  王雪绒顿时目眩神迷:心如鹿撞,差点把持不住,好一会才咬牙呵斥:「像

话吗?快把这东西放回去。」

  安逢先抓住肉棒佯装塞进裤裆,可塞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他无奈地苦着脸:

「放不回去了。」

  王雪绒瞟了安逢先一眼,抿嘴娇笑:「我不信。」说完,居然把玉手伸过去,

握住烫热的肉棒,试着把肉棒塞回裤裆,可肉棒如此硬挺,又怎能塞得回去,塞

了几次都不得要领,反而由于弄来弄去,那肉棒愈加火烫硕大,俏脸绯红的王雪

绒悄悄夹了夹双腿。

  安逢先摇头苦笑:「要想别的方法了。」

  王雪绒水汪汪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在欲望的煎熬中,她的理智慢慢崩溃:

「还有什么方法吗?」给绷带系好最后一个结,她走到医务室的窗前左看右看,

关上窗子,拉下窗帘,犹豫了一会儿,才脱下黑色长裙,露出雪白的圆臀。

  安逢先忍住呼吸,心想:玩了女人半辈子,这次要被女人玩了。

  王雪绒施施走来,裸露的双腿丰腴而匀称,蕾丝内裤里乌黑的毛草秩序井然,

泾渭分明,倔强又不杂乱,安逢先看得猛吞口水,见猎心喜,刚想搂抱王雪绒,

王雪绒却先一步分开双腿,跨坐在安逢先的身上。

  安逢先很吃惊的样子:「王老师……你真的想学这个姿势?」

  王雪绒媚眼如丝:「我只是想让你这个东西快点软下去,要是学生下课了,

你怎么办?」

  安逢先没有再说话,他眼睁睁地看着王雪绒拨开蕾丝内裤,把粗大的肉棒塞

进潮湿的洞口,稍微摆一下圆臀,粗大的肉棒直挺而进,没入深不可测的洞穴之

中。

  王雪绒大叫:「噢……小安……」

  安逢先有些心慌:「王老师,小声点。」因右臂没伤,安逢先的右手狠狠伸

进王雪绒的上衣里。

  夏沫沫喜欢黑色,喻美人喜欢白色,而贝蕊蕊喜欢粉红色。

  当学校决定把女生制服的颜色定为粉红色时,贝蕊蕊笑得最开心。的确,如

果穿起学校制服,北湾一中没有一个女生比贝蕊蕊更好看,因为贝蕊蕊有小公主

的气质,她穿起粉红色的衣服简直无可匹敌。

  学生的制服都是量身裁衣,但贝蕊蕊发育迅猛,半年时间,她的胸围就暴胀

了七公分,制服穿在她身上显得异常紧身,高耸挺拔的胸脯常常令她蒙羞,男生

也老盯着她的胸部看,而且如果勒紧胸部,会连呼吸都很困难;但如果不勒紧胸

部,那鼓鼓的乳房又会把制服高高撑起,所以贝蕊蕊不爱穿制服。不过今天不同,

她要见安老师,听说男人都喜欢胸部大的女人,贝蕊蕊不由得脸红了。

  迟到是贝蕊蕊的坏毛病,以前是因为睡懒觉,这次则是因为回家偷了一大袋

的滋补品又精心打扮,所以她又迟到了。

  校园传来朗朗读书声,穿着粉红校服的贝蕊蕊晃了晃小脑袋,不屑一顾地说:

「读来读去吵死了,我最讨厌朗读,学习成绩也照样不错。哼!反正迟到了,不

如先把补品拿给安老师。」

  三两步,贝蕊蕊就到了历史组的办公室,探进小脑袋,没有看见安逢先的身

影,贝蕊蕊便问:「请问安老师来了吗?」

  一名眼镜度数很高的老师回答:「他去医务室了,你找他有事吗?」

  贝蕊蕊很礼貌地鞠了一个躬:「哦,那我去医务处找安老师好了,谢谢老师。」

  离开历史组办公室,贝蕊蕊朝医务室走去,袋子既大又沉,贝蕊蕊提得好辛

苦,但她很开心,因为安老师能上课就证明安老师的肩伤不严重。

  「咦?医务室的门怎么关了?」贝蕊蕊放下沉沉的袋子,生气地噘起了小嘴。

  「咦?是什么声音?」医务室里好像隐约传出奇怪的声音,贝蕊蕊竖起耳朵,

大声问:「安老师在里面吗?」

  正在提臀耸动的王雪绒被门外的叫唤吓了一跳,她脸色苍白地看着安逢先。

  安逢先慌忙做出噤声的手势,他虽然也心惊胆战,但总是见过大场面,很快

就放松下来,因为他听出门外的人是贝蕊蕊,也只有贝蕊蕊有那么娇嗲的声音。

  「干万别叫出声来。」安逢先小声叮嘱,手中不忘揉搓饱满的奶子。

  「啊……安老师,我不叫出来难受啊。」王雪绒匍匐在安逢先的右肩,呢喃

絮语,一点一滴都飘进安逢先的耳朵,圆臀不停地旋转,那湿滑的阴户也不停地

旋转,这样可以稍微减少肉穴的胀痛,等胀痛消退,圆臀慢慢拔起又顺势落下,

完美的吞吐随即密集疯狂,一发不可收拾。

  「先忍忍,以后再叫好不好?」颤动的身体牵动安逢先的伤口,但伤口的疼

痛完全被强烈的愉悦所淹没,安逢先很惊讶,王雪绒的乳头还是粉嫩嫣红。

  「我听你的,但你要经常教我这个姿势,讨厌……」脸色愈加潮红的王雪绒

狠狠瞪了安逢先一眼,但随即又柔情如水,舔了舔干燥的红唇,王雪绒双腿一夹,

爱液横流,耸动居然慢下来,但摩擦剧烈至极,令安逢先的鸡皮疙瘩顿时竖起:

「舒服了还讨厌?」

  王雪绒张开红唇,难过地喘了一口粗气:「就是舒服了才讨厌,噢,都顶到

里面去了,安老师,亲我,快亲我……」

  安逢先扳下王雪绒的脖子,咬住了红唇。

  阴户已泛红,但无情的肉棒一点都不怜惜,还是那么拼命地向上顶,翻卷的

穴肉夹带着白色的垢物,散发出强烈的腥臊味。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王

雪绒完全沉浸在这种难以自拔的欲望之中,每次拔起再坐下,那粗壮的肉棒都能

刮出澎湃的快感,这种快感迷乱了她的神经,撞击了她脆弱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