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魔鬼教师】(第六集)

【魔鬼教师】(第六集)

 时间:2018-01-08 10:46:08 来源:艳文阁 

【魔鬼教师】(第六集)

              第六章她是骚货

  殷校长的心如万蚁噶咬般难受,多年的梦想本来即将实现,却不料半途杀出

了一个安逢先,几乎让梦想付诸东流,但他不甘心失败,他有王牌在手,查了一

下课程表,发现王雪绒第一节没有课,于是满腔的欲火又熊熊燃烧起来,他打开

办公桌的抽屉,把蕾丝胸罩放好,然后兴冲冲地走向医务室,为防夜长梦多,这

次,他绝不会让王雪绒从手心溜走。

  僻静的医务室本来就有些破旧,加上来往的人不多,当然很少引起学校的关

注,残损的窗户一直没有修缮,让贝蕊蕊窥视医务室里的情况方便许多,她只需

要用一根树枝插进窗户的缝隙,就可以挑开并不厚重的窗帘。她看见一个光着屁

股的女人盘坐在一个男人的双腿上,硕大的圆臀正在激烈地吞吐一根剽悍的大肉

棒。

  「啊……插得好深,我喜欢这个姿势……」

  「别磨了,我都快忍不住了。」

  「别……等等我……」

  害怕被发现,贝蕊蕊没有将缝隙撩开更大,不过女人很明显就是王老师,那

个男人也像极安老师,天啊!他们怎么能这样?这是在做什么!

  贝蕊蕊在流泪,虽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但哭得很伤心,她不停地在心

里大骂:这个一本正经的王老师太无耻了,她是骚货、烂骚货,呜……安老师也

讨厌,我讨厌安老师。

  「贝蕊蕊,你在这里干嘛?」殷校长一眼就认出在医务室外撅着屁股,东张

西望的女生是贝蕊蕊,在他眼里,贝蕊蕊不仅学习成绩优秀,还是学校的财神爷,

她的父母一直慷慨捐助学校,所以殷校长对贝蕊蕊的印象极为深刻,何况贝蕊蕊

不仅仅有八十三公分的胸围,还有双修长笔直的美腿。

  贝蕊蕊慌忙转身,见是校长,她瞄了一眼医务室,大声说道:「报告校长,

我找安老师。」贝蕊蕊说话的声音高亢尖细,虽然心里憋着无限的愤怒,但她依

然不希望王雪绒与安逢先的丑事被殷校长发现,所以贝蕊蕊声音高亢,目的就是

向医务室里的两人示警。

  「安老师不在吗?」殷校长有些疑惑。

  「我不知道。」贝蕊蕊噘起小嘴。

  「咦,你怎么哭了?」殷校长疑惑地盯着贝蕊蕊,那紧身校服的胸前有几滴

泪痕,由于贝蕊蕊的胸部高耸,殷校长的眼神变幻不定。

  「报告校长,刚才一粒灰尘飘进眼睛。」贝蕊蕊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哦,那是什么?」殷校长刚释然,又对贝蕊蕊脚边的大袋子起了疑心。

  贝蕊蕊瞄了医务室一眼:「没什么,我给同学的礼物,校长,我回教室去了。」

  殷校长微笑点头:「好的,替我向你爸爸妈妈问好。」

  「我会转告的,校长再见。」贝蕊蕊转身就跑,殷校长却若有所思,看着贝

蕊蕊远去的背影,他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阴笑。

  「铃……」

  下课的铃声突然响起,殷校长收起胡思乱想,他刚一转身,就看见安逢先与

王雪绒双双并肩站在医务室前,两人郎才女貌,犹如天造地设,殷校长脸色铁青,

心泛酸水,却又不好发作,只有强装欢颜:「过来看看安老师的肩伤,如果实在

不行的话,就休息,比起工作,身体更重要啊!」

  「谢谢校长的关心,刚才得到王老师的细心治疗,应该没什么大碍,谢谢校

长、谢谢王老师,我上课去了。」安逢先神色平静,偷情的滋味很刺激,他离开

时脸带满足,贝蕊蕊示警之际,也是安逢先的精液射入王雪绒身体之时。

  王雪绒同样很满足,这是她从未享受过的满足,安逢先的强悍和粗壮令王雪

绒惊喜,只可惜,这个充满魅力的男人难以抓住。

  殷校长也想牢牢抓住王雪绒,红晕未消的王雪绒看上去更加美艳动人,殷校

长紧紧盯着她高耸饱满的胸部:「王老师,你的内衣落在我办公室里了,你不去

拿回来吗?」

  王雪绒又羞又怒,她厌恶殷校长猥琐的笑容,更厌恶自己不能独善其身,她

明白内衣在校长手里并不算是什么把柄,房子才是殷校长要胁的利器,为了家、

为了孩子,她只能牺牲,叹了一口气,王雪绒淡淡说:「第一节我没课,到时候

我去你办公室。」

  「我等你。」殷校长露出激动的神色,其实校长并不丑,只是人瘦一点、头

秃了点,不过,男人只要色眯眯,在女人的眼里就会变得很丑陋。

  安逢先就不轻易表露内心的轻浮,别人只以为他老实,但他和所有男人一样,

只要是美丽的女人,无论是处女还是熟女他都喜欢,像王雪绒这种有成熟风韵的

女人更令他无限回味,真想再二度春风,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获取三名美少

女的芳心,因为安逢先必须弄到钱。

  「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安逢先带着愉悦的心情开始第一节的讲课,桃

花运来了,山都挡不住,能得到学生梦中情人的青睐,安逢先当然沾沾自喜,每

个男人都喜欢得到别人想得到的东西。

  不过,巡视了教室一遍后,四组D座的位置引起了安逢先的注意,这个位置

属于高一2班的副班长贝蕊蕊。

  贝蕊蕊的学习成绩顶尖,就算当班长也绰绰有余,只因她生性懒散,又娇生

惯养,所以上任班导师只给她副班长的虚职。贝蕊蕊本人倒无所谓,她上课容易

恍神,特别是上历史课时呵欠连连,不用很长时间就能梦游太虚。

  身为历史老师,安逢先当然不喜欢有这样的学生,但安逢先从来不责骂贝蕊

蕊半句,久而久之,历史课就成了贝蕊蕊的睡觉课,一节课下来,贝蕊蕊往往精

神焕发,眼神特别灵动,年纪小小,就散发出娇慵的魅力。

  此时,贝蕊蕊的位置上却空无一人。

  咦?刚才在医务室外还听到贝蕊蕊的声音,她应该来学校了,既然来了为什

么不来上课?哪怕是来睡觉也好。

  带着疑问,安逢先走向三组F座的一位绝美少女:「贝蕊蕊同学去哪里,夏

沫沫同学知道吗?」虽然昨晚与两个美少女患难与共,但在学生面前,安逢先依

然摆起老师的架子。

  「哼。」夏沬沬冷哼一声,声音不大,却震撼了全班同学,因为安逢先在同

学心中有很高的威望,班上三分之一的学生都视安逢先为救命恩人。上历史课时,

哪怕有不专心听课的学生也会老老实实呆坐着,更别说对安逢先有大不敬的语气。

  夏沫沫不但语气大不敬,还瞪着安逢先,只是虽然夏沫沫有一双美丽的凤眼,

但被怒气冲冲地瞪着,也不会让人觉得舒服。同学们一时反应不过来,安逢先更

是莫名其妙,他回头看了看一组B座的喻美人,这个刚评选为校花之首的冰美人

也是一脸愤怒的表情。

  怎么啦?安逢先暗暗吃惊:心想:一定出事了,而且事情一定很严重,没有

把事情弄清楚之前,他也无心上课:「同学们先自己阅读黄巾起义,了解黄巾起

义的背景。」安逢先用手点了一下气鼓鼓的夏沫沫:「夏沬沬同学,请你来办公

室。」

  老师都上课去了,历史组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双臂交又在胸,屁股靠在办

公桌上的安逢先打量着尾随而来的夏沫沫。

  在北湾一中,学校明令禁止女生穿高跟鞋,但这个规定对个性十足的夏沫沫

不起作用,全校女生就只有她胆敢穿高跟凉鞋,她一百六十六公分的身高就已够

挺拔,如今再穿上高跟凉鞋,显得异常高挑,再配上蓝黑色的紧身牛仔裤,淡灰

色的紧身T恤,如果不是脸上的稚嫩气息未消,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刚入行的模特

儿。一头如瀑布般直泻而下的长发整齐亮泽,稍微遮挡住秀美的鹅蛋脸,樱桃小

嘴抿成一条直线,看得出来她很生气。

  「为什么生老师的气。」安逢先不好意思盯住夏沫沫的俏脸,目光垂下,高

跟凉鞋里露出了几根晶莹剔透的脚趾头,他的内心不禁一阵阵狂跳,和席郦一样,

夏沫沫的脚也很美。

  「因为老师很坏。」夏沫沫一点都不拐弯抹角,她似乎就等着安逢先来问,

愤怒的小脸有些胀红。

  「很坏?」安逢先淡淡地问:「老师怎么坏了?你说说。」

  「老师刚才在医务室里做过什么事情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夏沫沫冷哼道。

  「哦?」安逢先大吃一惊,他心念急转,难道是贝蕊蕊发现了我与王雪绒的

奸情?应该不可能呀,医务室是关紧的,贝蕊蕊又是如何发现?大概是王雪绒的

叫声让贝蕊蕊听到了,可是,即便听到了,贝蕊蕊为什么要逃课?难道贝蕊蕊生

气了?安逢先后悔至极,辛辛苦苦在三位少女心中建立的好形象,就因为贪图一

时的淫欲而毁于一旦吗?

  安逢先决定否认,因为安逢先坚信贝蕊蕊无法绝对肯定自己与王雪绒发生奸

情,他深吸了一口气:「老师刚才在医务室里包扎伤口,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呀。」

  夏沫沫绷着脸:「老师没说真话,贝蕊蕊亲眼看见你跟王老师做那件事情。」

  安逢先一脸莫名其妙:「做什么事情?」

  夏沫沫有点害羞,犹豫了一会儿,她索性全说出来:「就……就是男人跟女

人做的那事情。」

  安逢先把脸一沉:「怎么可能?我安老师是这样的人吗?你可不能乱说话。」

  安逢先坚定的表情、冷峻的语气令夏沫沫感到意外和困惑,她眨了眨眼:心

虚地说:「是蕊蕊亲口告诉我和喻美人的,老师不信可以问喻美人,我可没乱说。

老师不知道,贝蕊蕊喜欢上老师了,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蕊蕊也不会哭得

那么伤心。」

  安逢先露出亲切的笑容:「那安老师现在告诉夏沫沫同学,王老师是一个好

老师,是她帮安老师包扎伤口,包扎完后,恰好王老师的丈夫来找王老师,他们

夫妻很恩爱,安老师不愿意做电灯泡,就早早回办公室了,我们历史组的丁老师

可以作证。至于王老师与她的丈夫做什么,我们可管不着,对不对?」

  夏沫沫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啊?那……那蕊蕊误会啦?」

  安逢先很严肃地点点头:「当然误会啦!安老师的肩膀疼死了,就算送一个

比王老师还漂亮一百倍的美女给安老师,安老师也没有心思呀。」

  夏沫沫嗔怒:「不许这样说,就算肩膀不疼了,安老师也不能对别的女人动

心。」

  安逢先微笑,决定以退为进:「安老师只是打个比喻,没想到贝蕊蕊喜欢我,

你转告贝蕊蕊,你们三个小捣蛋都是安老师的好学生,安老师都喜欢,但学生和

老师可不允许谈情说爱,希望贝蕊蕊专心学习,她现在在哪里?」

  夏沫沫没想到安逢先会拒绝贝蕊蕊的感情,单纯的她现在开始担心贝蕊蕊是

不是能承受双重打击:「贝蕊蕊一定是回家了,安老师你快去找她……」

  安逢先摇摇头:「老师还要上课。」

  夏沫沫忽然脸色有异:「哎呀,安老师你要是不去,万一贝蕊蕊做傻事,上

吊、跳河、吃安眠药怎么办?」

  安逢先心想:这个夏沫沫真够义气也够纯真,看她替朋友焦急的神态实在超

可爱。连老师也敢给脸色,果然性格十足,对付她难度很高,但绝不能放过,她

的臀部好翘,昨晚要是没有受伤,说不定在机车上就能爽一下。

  安逢先一边幻想与夏沫沫在机车上做爱,一边温柔安慰:「你别吓老师,贝

蕊蕊不会做傻事的。」

  「我是认真的,安老师,我求求你,快去找蕊蕊啦!」夏沫沫急得直跺脚。

  安逢先挠挠头,他心里也有些忐忑,为了弄钱大计,也为了预防贝蕊蕊真的

做傻事,他决定去贝蕊蕊家:「那好,老师马上去请假,你立即回教室,叫班长

带领大家温习功课,不许捣乱,知道吗?」

  「嗯。」夏沫沫转身刚跑两步,又回头问:「老师知道蕊蕊家在哪里吗?」

  「知道的,你放心。」安逢先当然知道贝蕊蕊的家在哪里,他甚至知道贝蕊

蕊家里养了一只既调皮又聪明的雪纳瑞,这条纯种的德国犬能轻易分辨出糖果和

威而刚,它明白糖果能吃,威而刚就万万不能吃。

  殷校长刚吃了一粒威而刚,这种淡蓝色的药丸除了能治疗早泄,还能让男人

更持久。殷校长希望在王雪绒面前展现他的性强悍,要抓住这名美丽的熟女,就

必须让她得到满足,有时候女人的性欲比房子还重要。

  殷校长早年丧妻,后来意外娶了自己的学生兰小茵做老婆,王雪绒漂亮性感,

兰小茵同样美丽端庄。按理说,殷校长家有美娇妻,不应该好色,却不知兰小茵

早已厌恶殷校长,因为兰小茵十五年前就知道了殷校长的秘密,一个极其恶心的

秘密,以前她一直在忍受,现在她绝不允许殷校长再碰一下她的身体。

  殷校长当然知道兰小茵发现了他的秘密,作为妥协,只要不离婚,殷校长答

应不碰兰小茵,每月还从丰厚的薪水中拿出一大部分交给兰小茵,表面上是保存

颜面,实际上是想软禁兰小茵,如果离婚,那秘密泄露的机率更大。

  才三十岁,风华正茂的兰小茵习惯了做校长太太,在没有找到依靠之前,她

愿意继续过着富足的生活,所以她与殷校长之间其实只剩下夫妻之名。

  王雪绒与丈夫之间也差不多剩下夫妻之名,与殷校长不同的是,王雪绒的丈

夫老实勤快,是因为性能力低下扼杀了幸福。以前王雪绒尚能忍受,但汹涌的情

欲随着安逢先的出现一溃千里,她背叛了丈夫。

  女人背叛男人往往是积累,积累的时间越长,背叛就越彻底,所以王雪绒的

心中没有多少愧疚,她想,既然已经背叛了,一次和一百次没什么区别,所以王

雪绒决定失身给殷校长,换取一套舒适的住房,让孩子有个温暖的家。

  站在大门紧闭,连窗户也紧闭的校长办公室里,王雪绒有种窒息的感觉,殷

校长贪婪猥琐的目光令她无所适从,何况殷校长已经脱下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

嶙峋的肋骨如洗衣板一样清晰,滚动的喉结发出怪异的声响。王雪绒想吐,可惜

为了房子,她必须忍受耻辱。

  见王雪绒还在犹豫,殷校长心里很着急:「王老师,你请放心,上课时间没

有人来打扰,呵呵呵……」

  「先把我的内衣拿来。」王雪绒厌恶至极,玉手一伸。殷校长见状赶紧从抽

屉里取出王雪绒的胸罩,摩挲了好一会儿,才递给王雪绒。

  放好胸罩,王雪绒恨恨地说道:「殷校长,我只答应你这一次,也只有这一

次,以后你不要再纠缠我。」

  殷校长点头怪笑:「呵呵呵……好说、好说,我答应你。」

  王雪绒当然不相信殷校长的话,她把心一横:「不行,你必须亲笔写好推荐

信,推荐新建的教师宿舍有我的名额,我不奢求多好的楼层,只要能分到一套两

居室就满足。」

  「呵呵呵……你放心,我早写好了,我就知道王老师有这个要求。」殷校长

似乎早有准备,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同意给王雪绒分配房子的便笺,上面还签上

了殷同名三个大字。

  王雪绒接过便笺,没有再犹豫,她希望这场噩梦快点结束:「那快点。」

  殷校长把内裤往下一拉,得意洋洋地问:「呵呵呵……王老师别急,我一定

会满足你的,你看我的宝贝够不够粗?够不够硬?呵呵呵……」

  王雪绒羞怒交加:「下流。」

  「在美丽的王老师面前,男人都会变下流,呵呵呵……王老师,你真的好美,

奶子又大又挺,麻烦你快脱衣服吧,让哥哥好好疼你。」

  殷校长的口水几乎溢出嘴角,王雪绒解开上衣扣子时,得意忘形的殷校长偷

偷瞄了文件柜上的精巧机器一眼,这是一部德国产的数位相机,相机亮着红灯,

显示处于工作状态,据说这款先进的数位相机,拍出来的影像能清晰地看到汗毛。

  见到王雪绒雪白的肚皮,殷校长不经意露出一丝冷笑,在他看来,这一切只

是开始,他怎么可能轻易地放过王雪绒?

  「砰!砰!砰!」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校长在吗?」

  安逢先太过分了,他的敲门声又急又重,非常没有礼貌。

  殷校长如果身上有枪,安逢先就死定了,幸好殷校长身上只有一根比手指略

粗的肉棍,慌乱穿衣的过程中,殷校长冷静了下来,他一向很冷静,所以打开办

公室大门时,僵硬的老脸居然能挂着微笑:「怎么又是安老师,有事吗?」

  安逢先假装痛苦地扶着左臂:「校长,我肩伤看来更严重了,必须要去医院,

我要向你请假。」

  用文件夹挡住下体,殷校长装出很关心的样子:「那就快点去医院,耽搁了

可不好,你是全国优秀教师,依学校规定你可以全额报销所有医疗费用。」

  照理来说老师请假只需向总务报告就可以,没必要亲自找校长请假。殷校长

理解为安逢先想索要医疗补助,这种事情殷校长见多了。

  「真是太感谢了,咦,王老师也在,那刚好帮我个忙,替我照看一下我们班

的学生,我这一请假,学生就没人管了。」求人帮忙当然要给笑脸,安逢先勉强

挤出一丝笑容。

  王雪绒焦急地催促:「我可以帮你去照看一下,安老师就放心去医院吧!」

她的关切是出于真心,但在校长面前她又不能反应过度。

  安逢先满脸感激:「那王老师跟我一起来,我出了一些作业给2班的同学。」

  「好。」王雪绒没有犹豫,跟着安逢先走出了校长办公室,身后的殷校长发

出一声痛苦的低叹,裤子撑得老高,他必须要解决这个尴尬的问题,想了想,他

拿起电话:「张月姣老师吗?我是殷校长,麻烦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张月姣从美术组出来时,正好碰见安逢先与王雪绒,这位新来的美术老师年

轻有姿色,但与王雪绒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三人互相点头招呼后,安逢

先望着张月姣离去的背影,冷冷地问了一句:「王雪绒老师,你别委屈自己好不

好?」

  安逢先说完转身就走,王雪绒当场呆立,羞辱的泪水一下子全涌出来,打湿

了浅蓝色的上衣,她发疯似地追上几步又蓦然停住:「为了你,我情愿不要房子。」

  安逢先没有听到王雪绒的自语,他已走远,虽然王雪绒不是他的老婆,甚至

连情人都算不上,但他能理解王雪绒,女人为了家庭牺牲色相没什么错,这个世

界就是如此现实,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但安逢先还是感到愤怒和无奈,他庆幸

自己因为急着要找贝蕊蕊才临时决定就近向校长请假,也才意外地听到王雪绒与

校长的肮脏交易,安逢先阻止了交易,却又后悔了,因为如果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再肮脏又与他人何千?

  安逢先一阵苦笑,现在只想找到贝蕊蕊,果然不出所料,单纯的贝蕊蕊喜欢

上自己,这也是好事,只要能见到贝蕊蕊,安逢先就有信心说服贝蕊蕊,他又一

次为自己在医务室的冲动感到后悔。

  「呜……骚货……你有什么资格碰安老师?你一点都不漂亮……呜……」贝

蕊蕊香闺里的一张软床竟比喻美人的卧室还要大,她一回到家就倒在软床上放声

大哭。

  「谁是骚货呀?」

  一个比贝蕊蕊说话还软嗲的声音飘进贝蕊蕊的香闺,如果以为是一名小女孩

走进来,那就大错特错了,这软绵绵、娇嗲入骨的声音属于贝蕊蕊的母亲安媛媛,

这是一个让男人见了就掉魂的女人,她的鹅蛋脸不施粉黛却胭白天成,秀发半挽

只留几缕浏海,如水的双眸似怨还嗔,弯弯而翘的长睫毛犹似商店橱窗里的芭比

娃娃,小巧的鼻子倔强又调皮,鼻翼翕动时,樱桃般的小嘴就是紧闭着也有如兰

的气息飘出,细长的脖子下锁骨纤巧,奶白的胸脯上悬挺着两颗大蜜桃,女人的

乳房以桃形最美,最美的桃形却以成熟蜜桃为极品,安媛媛的蜜桃隔着衣服也能

看得出是悬挺,所以她的乳房是极品中的极品。也许刚睡醒,安媛媛的神韵饱满,

神采飞扬,眉宇间竟然与贝蕊蕊有九分神似。

  贝蕊蕊把脑袋埋进枕头里:「出去、出去,不关你的事。」

  安媛媛柔声问:「不关妈妈的事,关谁的事?」

  贝蕊蕊忽然坐起,小嘴噘得老高:「烦死了啦,进来都不敲门,真没礼貌。」

  安媛媛一愣:「妈进你的房间十六年了,从不敲门,今天还是第一次被女儿

说没礼貌,看来我们的蕊蕊长大了喔。」

  「汪……」

  一只灰白相间的雪纳瑞古灵精怪地向贝蕊蕊吠了几声,好像它也知道小主人

很伤心。

  见贝蕊蕊沉默不语,安媛媛抿嘴轻笑,做母亲的不但能感觉出女儿身体的变

化,还能感觉出女儿心理的变化。雪纳瑞自从进贝家,贝蕊蕊就喜欢得不得了,

像现在连看都不看雪纳瑞的情况从来没有过,除非女儿的心里装下了更重要的东

西。

  安媛媛试探问:「是不是恋爱啦?不知是哪个男生那么幸运,得到我们家蕊

蕊垂青,妈妈猜这个男生一定是学校的运动健将,不但英俊还成绩优秀,否则我

们家蕊蕊哪里看得上眼?」

  贝蕊蕊犹怒不止:「他一点都不英俊,眼睛又小……呜……他只喜欢骚货

……」

  安媛媛吃惊不小,女儿果然是怀春了,安媛媛饶有兴趣地分析:「啊?一般

喜欢骚女人的男生都满成熟的。」

  贝蕊蕊撇撇嘴:「他当然成熟啦,都快三……三年级了。」差点说漏嘴,贝

蕊蕊的反应奇快,她原本想说,都快三十岁了。

  安媛媛点点头:「噢,是高三的男生,那男生的家庭条件怎样?爸爸妈妈是

做什么的?家里还有多少兄弟姐妹?他……」

  安媛媛还想问下去,一名佣人突然跑进来:「夫人,有名叫安逢先的老师前

来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