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魔鬼教师】(第八集)

【魔鬼教师】(第八集)

 时间:2018-01-08 10:46:05 来源:艳文阁 

【魔鬼教师】(第八集)

               第八章交易

  安媛媛与贝静方都志忑不安地等待这个荒唐提议的实施,身为提议者,贝静

方占据了主动,他主动物色人选、主动帮物色好的人选接近安媛媛。所有的人选

都被安媛媛的美色所倾倒,都愿意为安媛媛付出一切代价。这些人选中有医生、

企业精英、教授、博士、军人,甚至还有贝静方的朋友,可惜,没有一个人选能

让安媛媛多看几眼,更没有一个人选令安媛媛露出哪怕一丝浅浅的笑容。

  贝静方失望了,他怀疑安媛媛在敷衍这个借种计画。

  发表完下半年投资规画后,贝静方只有三天的休息时间,三天后,他将面临

一段长期的紧张工作,所以他希望在这一段时间里让安媛媛怀孕,人选已经有了,

这个人选就是创丰集团董事长夏端砚。

  选择夏端砚有三个理由。

  首先夏端砚长得丰神俊朗,一表人才,年轻时还是游泳好手,如今人到中年

也不忘经常健身,在身体素质上达到了要求,贝静方还调查过,在过去的十年里,

夏瑞砚从来没有大病,只因遇到风寒而感冒过一次。

  再者夏端砚身家殷实,名誉声隆,体面的人家不会宣扬家丑,更不会事后对

贝静方有所要胁。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贝静方经过缜密调查还发现夏端砚有两个私生子,母

亲都各不同,也就是说,向夏端砚借种,生男孩的机率很大。

  放下了咖啡杯,贝静方对着办公桌上的一张全家福出神,这是去年全家在加

勒比海边渡假时拍的照片,照片上的安媛媛笑得很开心,这也是安媛媛最后一次

笑得那么开心。渡假回来后,贝静方就向安媛媛提出了借种的计画,之后安媛媛

没有再在贝静方面前开心地笑过一次,偶尔有虚假的笑容也都是笑给贝蕊蕊看的。

  贝静方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亲手破坏了整个家庭的和谐,不过,看着贝蕊蕊

一天天长大,贝静方更坚定了要一个男孩的意愿,因为女儿长大了就会嫁人,嫁

出去的女儿就如泼出去的水,不管与父母有多亲,贝蕊蕊始终都是夫家的人。

  贝静方很传统,他总希望来自北方高贵血统的贝家能在他手中发扬光大,他

深知要光宗耀祖,不是一代、两代能实现的,而是要三代、四代,甚至更长的时

间才能实现,所以他打下的根基必须有人来传承。

  贝静方虽然很传统,但绝不死板,只要贝家的旗帜高举,他可以不在乎举旗

人的身上是否流淌纯正的贝家血液。

  轻轻的敲门声后,一名身穿蓝黑制服的丽人走进贝静方的办公室,也扰乱了

贝静方的思绪,但贝静方一点都不生气,他喜欢这名端庄美丽的小秘书,小秘书

才十九岁,绝对是处女。贝静方内心其实一直深深地迷恋处女。

  「贝总,创丰集团董事长夏端砚来了。」小秘书不但温柔美丽,还精明能干,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席悦。

  「好,你请他进来。」贝静方眼神发光,说曹操,曹操就到,预示着有一个

好的开始,当然,从席悦过低的领口可以看见细长的乳沟,男人见到乳沟也会眼

睛发光。

  「好的。」席悦温柔点头,微笑转身,动作制式却美妙,这是制服诱惑的地

方。

  贝静方突然叫住了席悦:「等等……」

  「嗯?」席悦停下脚步,缓缓转身,贝静方走上前,伸出稳重的双手,帮小

秘书扣好了衣领:「你看你,以后衣领别开那么低,要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别一

天到晚就想引诱你的上司。」

  席悦满脸通红,竟然不辩驳,也小阻止贝静方的指尖划过她雪白的胸脯:

「我……我出去了。」

  贝静方大笑:「唇膏的颜色不错。」

  丰神俊朗的夏端砚不是一个人来,他身边还有一名花容月貌的超级大美女,

美女盈笑有度,落落大方,姣美的粉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自有一袭干练的气

质,身上长袖白衬衣,身下蓝黑短西裙,修长的双腿配上黑色的丝袜,完全是标

准的白领打扮,只是这个白领过分性感了点。

  贝静方眼睛发光,他很喜欢黑丝袜。

  夏端砚也喜欢黑丝袜,他与贝静方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威士忌,所

以席悦只需给夏端砚身边美貌的女子端上红茶就可以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席悦

狠狠瞪了贝静方一眼。

  格兰菲迪溢香爽口,果香馥郁,有淡淡的郁金花香,据说这种美妙的苏格兰

威士忌能增加性欲,贝静方给夏端砚斟上了四分之一盎司的格兰菲迪,这瓶格兰

菲迪有三十年了。

  「味道真好。」尝一口,夏端砚发出由衷的赞叹。他确实英俊爽朗,虽然贝

静方也算是美男子一个,但与夏端砚相比,还是相形见绌。

  「喜欢就继续。」贝静方注意到夏端砚身边的美貌的女子做了一个换腿的姿

势,黑色丝袜的尽头,隐约看到一片浓密的暗影,贝静方见状居然勃起了。

  夏端砚不无羡慕:「哪天我们创丰的股票也像华兴银行的股票那样强势,我

一定喝他个三天三夜,而且都是三十年的格兰菲迪。」

  贝静方微笑:「这样喝法,岂不是暴殄美酒?」

  夏端砚话中有话:「多多益善,不会嫌多,更不会暴殄。」

  「哈哈……」两人相视而笑。

  贝静方突然话一转,问:「如果我记忆没有衰退的话,我记得端砚兄身边的

这位漂亮女士叫江蓉,是你们创丰集团策划部的主管?」

  夏端砚脸上顿时神采飞扬:「呵呵,静方兄的记忆真好,绝对没有丝毫衰老

的迹象,相反的,静方兄可充满朝气,朝气蓬勃呀。不过,江蓉女士的身分有变

化了,她即将成为我的第二任妻子。」

  江蓉温柔地靠在夏端砚身上,脸上也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贝静方盯着江蓉的眼睛看了两眼,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哦,

恭喜恭喜,看来我要准备好大礼了。」

  夏端砚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放在茶几上:「静方兄确实要准备大礼,只要我

们的贷款协议生效,那就是静方兄送给我的最大礼物,作为回报,我也会给静方

兄一个满意的礼物。」

  贝静方兴趣大盛:「哦?端砚兄说说看。」

  「纯利百分之二十。」夏端砚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贝静方摇摇头。

  夏端砚又伸出了三根手指头:「百分之三十。」

  贝静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百分之四十。」

  夏端砚脸色很难看:「静方兄,现在生意难做啊,我们的投资最多只有两成

的纯利,你可别狮子大开口嘛。」

  贝静方爽朗一笑:「你们确实只有两成的利润,但一百亿的利润就是二十亿,

我拿八亿,你坐收十二亿,你比我赚多了。」

  夏端砚知道,在老谋深算的贝静方面前,他除了妥协之外只能妥协,盘算一

下创丰的得失,发觉自己的收获巨大,所以夏端砚也乐得图个痛快,当下就表示:

「既然静方兄已经开口了,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满足。」

  贝静方猛灌了一口威士忌:「我还有一个条件。」

  夏端砚似乎对贝静方的贪得无厌有所准备,只是他别无选择:「什么条件?」

  贝静方神秘一笑:「我想要一个美丽的女人。」

  夏端砚一愣:「真不知道静方兄的葫芦里卖什么药,像你这样的男人是不会

缺女人的,要一个美丽的女人?什么女人?」

  贝静方收起笑容,淡淡地说:「我要你身边的江蓉女士,我要和她做爱,并

且在你面前和江蓉女士做爱,也就是说在你的面前和你的未婚妻做爱。你可以不

同意,但我会撤销华兴银行对创丰集团的一百亿贷款,而且还要催缴其余十八亿

到期的贷款,你们在白水河江畔以及在乳泉山庄的投资将全部失败,你们创丰将

迅速崩溃,直至破产。」

  江蓉脸色苍白,不知所措,而夏端砚几乎跳起来:「这是为什么?我现在仍

然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

  贝静方摇了摇头:「没有听错,因为江蓉女士也愤怒了。」

  夏端砚一边安慰惊恐的江蓉,一边压制自己的愤怒:「贝静方,我是不是有

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如果有,请你告诉我……」

  贝静方还是很冷静地摇摇头:「没有,你夏端砚和我一直是朋友。」

  夏端砚突然大声咆哮:「那为什么你有这个要求?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看到因为愤怒而脸色铁青的夏端砚,贝静方有些内疚,但贝静方已没有后路

可退,他期望所有的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因为我一直妒忌你,因为我一直倾

慕江蓉女士。如果你答应我,你可以得到你根本想不到的好处,只要我们携手结

成同盟,你夏端砚将获得更多财富,考虑吧,我给你们三十分钟的时间,记住,

上天堂和下地狱全在你们一念之间。」

  夏端砚仍然不解:「为什么选我未婚妻?我可以给你找最美丽的女人。」

  贝静方奇怪地看着夏端砚:「难道你的未婚妻不是最美丽的女人吗?难道你

对江蓉女士没说过这番话?好了,我心意已决,愿不愿意,我只等你们一句话,

三十分钟后我再回来。」说完,贝静方站起来大步离开了办公室,他害怕看江蓉

无助的眼神。

  不过,关上办公室门的时候,贝静方松了一大口气,他庆幸这个石破天惊的

要求并没有引起夏端砚和江蓉更强烈的反弹,此时,如果夏端砚和江蓉不愿意,

马上就可以追出来,可是他们并没有追出来,显然,他们已在考虑,贝静方坚信,

只要他们考虑,那最后的结果就只有一个,就是妥协。

  贝静方现在要做的,就是考虑用什么姿势干江蓉。

  「总裁。」席悦胆怯地走近贝静方。

  「什么事?」贝静方温柔一笑。

  「不是你想的那样。」席悦胀红着脸。

  「什么这样、那样的?」贝静方假装不知。

  「我……我没想过要勾引谁。」席悦低着头。

  「嗯,看来我误会你了,既然你不是想勾引我,那就把扣子解开吧!」贝静

方走到席悦面前,再次伸出稳重的双手,替席悦解开上衣扣子,奇怪的是,席悦

也没有去阻止,而是羞答答迤让贝静方把扣子解开。

  一颗、两颗、三颗……贝静方已看到诱人的蕾丝以及丰满的乳房,但席悦依

然没有制止,贝静方笑了:「席悦,我喜欢乳房小点的女人,你的太大了。」

  席悦大怒:「为什么上次总裁对小诗说不喜欢胸部小的女人?」小诗是贝静

方的另外一个秘书,但小诗已经不是处女。

  贝静方大笑:「我的口味随时都会变,现在我只喜欢成熟点的女人。」

  看着贝静方扬长而去,席悦又羞又喜,既然总裁的口味会变,那么总有一天

总裁会喜欢胸部大的女人,席悦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

  贝静方并没有走远,他在洗手间里认真地漱口,口腔没有异味是女人喜欢接

吻的前提,贝静方希望自己的口腔里尽可能的没有异味。

  其实贝静方是一个尊重女人的男人,江蓉虽美,但也不至于令贝静方横刀夺

爱,他之所以执意要与江蓉做爱,就是为了要心理平衡,因为在未来的某一天,

安媛媛也会与夏端砚做爱,因为贝静方希望夏端砚的精子能令安媛媛怀孕。

  多么荒唐啊!但贝静方已下定决心,他与夏端砚达成了借种协定,而夏端砚

也义无反顾,他连一秒钟都没有考虑就答应了贝静方的借种计画,与美貌是以倾

国倾城的安媛媛共赴云雨是夏端砚梦寐以求的事情,此时,夏端砚只需在江蓉面

前与贝静方合演一出苦肉戏。

  江蓉也有非凡的美貌,但凡是有非凡美貌的女人都很骄傲,只是现在江蓉的

美貌依旧,而骄傲已荡然无存,夏端砚已经跪了下来,江蓉还有什么好骄傲的?

她呆呆地倾听夏端砚发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婚期都不会改变之类的晋言。

  江蓉很无奈,与其他女人相比,她的心智非常成熟,就因为成熟,她才能独

当一面,为创丰集团立下汗马功劳。

  创丰集团的一切运作江蓉都了若指掌,她深深地知道,假如华兴银行停止贷

款,那对创丰集团来说将是一场无法挽回的灾难,不要说夏端砚会一无所有,就

连她自己也会同样凄惨,在创丰集团工作了六年,她早把自己的青春和理想与创

丰集团捆绑在一起,如今更是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放在创丰集团,她又怎么可能

看着创丰集团崩溃?何况她所爱的人已经跪下,她又怎么能不妥协?

  叹了一口气,江蓉淡淡地说:「端砚,你坐起来,我们答应他就是了。」

  夏端砚依然跪着:「小蓉,我愧对你呀!」

  江蓉站起来,双手把夏端砚拉回沙发:「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等会我失

身的时候,你一定要冷静,别一时冲动与贝静方闹起来,让人笑话了,我也没脸

做你妻子,到时候我只有从这里跳下去了。」

  夏端砚难过地点头:「放心,我很冷静,如果会让你从这里跳下去,那我们

何必答应?」

  江蓉眼里闪一丝异彩:「端砚,凭我的直觉,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但不管

如何,我们都先保住工期、保住我们的创丰。」

  夏端砚还是点头:「嗯,等会要是不舒服你就说出来。」

  江蓉冷笑一声:「这事情哪有不舒服的?不舒服的只能在心里,既然我们都

答应了,就把事情做漂亮点,满足贝静方的变态心理。我们与华兴的合作不是一

天、两天,将来还有仰仗他们的时候,千万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

  江蓉的这番话令夏端砚佩服得难以言表,他欣喜自己没看走眼,商场如战场,

夏端砚就需要这种既能精通业务,又能轻易控制的人才,可以说没有江蓉,创丰

也没有今天的成就,夏端砚动之以情地说:「小蓉,我是从心里爱你,自从沫沫

的妈妈去世后,我真的没有爱过一个女人,你是第一个,我希望我们能一起白头

到老。」

  江蓉其实很不愿意在这种场合听夏端砚说情话,但听到了:心里总归舒服些:

「别尽说好听的,你只要别再有私生子、私生女,我就心满意足了,哼!别以为

我不知道你的那些破事。」

  夏端砚有些尴尬:「什么事情都瞒不了你,我更不能让你离开我。」

  江蓉冷冷地说:「你当然不想我离开了,这些年来我尽心尽力,创丰集团的

成就有我的功劳。」

  夏端砚抱了抱江蓉:「我知道。」

  江蓉瞄了一下墙上的时钟:「知道就好。」

  半小时刚过,贝静方就推门而入,他一向很准时,看见夏端砚与江蓉一副生

离死别的样子,他既愧疚又好笑,但他还是要羞辱一下夏端砚:「端砚兄,我想

你一定搞错了,在我的办公室里,只有我贝静方有权力与江蓉女士亲热,我希望

你的手不要再抱着江蓉女士。」

  夏端砚大怒:「贝静方,你别欺人太甚。」身边的江蓉急忙拉了一下夏端砚,

夏端砚这才冷静了下来。

  贝静方突然叹了一口气:「不会的,我不想欺负任何人,现在看起来是你吃

亏,但将来你一定会明白,我吃的亏更大。」

  江蓉眼中的异彩越来越浓:「你会吃什么亏?」

  贝静方淡淡地摇摇头:「现在不是讨论谁吃亏的时候,现在讨论的是我能不

能脱衣服?这个决定需要江蓉女士来回答。」

  江蓉凝视了贝静方片刻,竟然平静地说:「脱吧!」

  贝静方露出奇怪的笑容:「我希望脱我的衣服之前能脱江蓉小姐的衣服。」

  江蓉冷冷地回答:「我自己脱。」

  贝静方依然坚持:「不,我来脱。」

  江蓉真难以形容此时的心情,想想自己也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相貌、身材

都非一般女人可比,哪怕是去选美,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如今却落到当着老公的

面被另外一个男人侮辱,让自己接受这份侮辱的局面,堕落到这般境地真是匪夷

所思。

  有人说过,女人最漂亮的衣裳就是自己的肉体。这句话很多人都不认同,因

为很多女人靠打扮而美丽,脱掉了衣裳,剩下的就不一定是想像中那么漂亮。

  江蓉脱去衬衣后,里面呈现的却是令男人喷火的打扮,每一寸肌肤都充满了

性感和肉欲,透明的蕾丝胸罩恰到好处地兜住了沉甸甸的乳房,乳房呈木瓜形,

这种形状的乳房容易下垂,但却有悬垂的美态,因为下垂的乳房戴上胸罩给人一

种负重感,使人产生了用手去托一托的欲望。

  贝静方刚脱掉江蓉的上衣,就迫不及待地用双手托住了两只沉甸甸的乳房,

顺手揉一揉,令江蓉满脸通红,此时她才略显紧张,不过,江蓉的肉体确实比贝

静方想像中还要迷人,她没有小腹,肌肤很滑,贝静方把手伸入裙子里,小声说:

「麻烦江蓉小姐把屁股抬一下。」

  江蓉明白贝静方要她把屁股抬起的目的就是想脱掉裙子,这似乎到了最后一

刻,江蓉下意识地向身边的夏端砚看了一眼,见夏端砚双拳紧握,眼中喷火,她

叹了一口气,悄悄把臀部抬起,只觉一丝清凉,全身就只剩下胸罩和内裤,羞愧

难当的是,内裤居然是丁字裤,那一条小绳子除了用来摩擦女人的阴部外,根本

就起不到内裤的作用,但似乎有很多女人喜欢这种绳子。

  「端砚兄,你的口味跟我的差不多,你看,勒入阴穴的丁字裤已经湿了,我

敢肯定在你来华兴银行的路上,你的未婚妻就已经湿了,她是一个风骚的女人,

因为她每时每刻都想保持阴部的湿润,好方便给男人插入。」贝静方一边讲解,

一边脱掉身上的衣服,愤怒的夏端砚听到贝静方的戏谵后,居然伸长脖子观察了

一下江蓉的下体,这次轮到江蓉愤怒了,她不是愤怒贝静方,而是愤怒夏端砚,

这夏端砚怎么会听信一个变态的话呢?

  贝静方露出了坚硬的阳物:「所以,我现在插入,江蓉女士一定不觉得羞辱,

而是感到愉快。端砚兄,你相信吗?」

  夏端砚没有说话,他面无表情,此刻,他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贝静方的阳物

并不粗壮。

  贝静方冷笑一声,他的阳物虽然不粗壮,但同样坚硬高挺、滚烫热辣。江蓉

见状,赶紧闭上眼睛,但她感觉到那一条绳子也被脱去,如今的下体已无寸缕,

江蓉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她的双腿虽美,光滑无瑕,但没有丝毫力气,贝静方很

容易就掰开江蓉的双腿,只见芳草茂盛,中间那片香巢已泛水光,嫣红的肉瓣娇

艳欲滴,柔嫩的花蕾待人采摘。

  贝静方贴了上去,龟头轻沾阴唇,润滑了两下,随即一捅而入,直至全根尽

没。

  「噢……」江蓉双手掩脸,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想压制自己的声音,结果都不

成功,因为俏容没有挡住,叫唤又清晰可闻,她在颤抖中闭目呼吸。

  贝静方没有动,他亢奋地注视着夏端砚,此时的夏端砚却表情古怪,他紧握

的拳头已经松开,代替的是全神贯注盯着江蓉的表情,很遗憾,江蓉没有表现出

坚贞,她清晰的叫唤动人缠绵。贝静方轻轻抽出阳物,待到阴唇边,又一捅而入。

  「噢……」江蓉咬住自己的手指,她的眼睛依然紧闭,但呼吸开始急促,颤

抖的双腿悄悄分开,臀部高高抬起,这是一个信号,凡是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

这是求欢的信号。

  贝静方笑了,他收束腹肌,开始轻轻地抽送、慢慢地加快,三十几下后,贝

静方的抽插密集起来,他的双手掀开胸罩,抓住晃荡的木瓜形奶子,在凶猛的运

动中,他的指甲掐入了嫩白的乳肉,划出一道道红痕。

  「啊……端砚,对不起……你别看……」江蓉扭头看向身边的夏端砚,但夏

端砚并没有听江蓉所劝,他不但在看,还看得很仔细,贝静方每一次抽插,都震

撼了夏端砚神经,慢慢地,他感觉自己似乎也在勃起。

  贝静方越插越舒服,虽然医生诊断他的精子稀少,但他的性能力并没缺失,

他还像年轻时候那样强壮有力,特别是夏端砚在一旁观看,更强烈地刺激了贝静

方的欲望:「江蓉女士,舒服吗?」

  「噢……噢……」江蓉摇头挺胸,那双美腿突然夹紧了贝静方的腰部。

  贝静方低头猛吸一下丰满的木瓜奶,邪恶地问:「我比夏端砚强吗?」

  夏端砚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而江蓉却喘着粗气:「嗯……嗯……」

  贝静方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急插,温暖的蜜穴里瞬间急促收缩,加剧了摩擦,

他心里一阵惊喜,举起江蓉的一条腿搭在肩上,一边偷偷地看了夏端砚,一边亲

吻江蓉玉腿,江蓉挺了挺臀部,湿透的蜜穴张开两片阴唇,微微地吞吐阳物,喘

息声越来越急:「嗯……嗯……」

  贝静方忍不住亢奋地问:「喜欢我插你吗?」

  江蓉再也无法忍受,她突然睁开双眼,大声呻吟:「喜欢……呜呜……贝总

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贝静方狠狠地揉弄两只木瓜形的大奶子:「真要我放过你?」

  江蓉突然用力地耸动美妙的身体,提臀、扭腰、挺胸浑然一体,热烈地迎合

贝静方,她的双手居然紧紧地抓住贝静方的双臂,爱液长流的蜜穴疯狂地吞吐肿

胀的阳具:「我真受不了,贝总……」

  贝静方惊喜不已,他没有想到夏端砚在旁边,江蓉还如此投入,令他仿佛是

在与情人做爱,又像是在强好朋友的妻子,这种异样的感觉对贝静方有莫大的诱

惑,他疯狂地大叫、疯狂地抽插,还不忘疯狂地吻上江蓉的红唇,而江蓉耸动娇

躯的同时,居然回吻了贝静方,吞咽贝静方的唾液。

  噢,要射了,贝静方知道要射了,他哆嗦中把稀淡的精液喷进江蓉的蜜穴深

处。